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超级领地系统 > 第74章 要求
    “大人?我们这是去哪?”拔山自然不知道陆云在想什么,有些呆头呆脑地问。

    “去该去的地方!”陆云望着那水灵系统和火灵系统大概的方向,拉着拔山一起,立刻钻入了地下。

    拔山眼睛立刻一闭,睁开时看到眼前的变化,瞬间极为兴奋地说:“大人。没想到你不叫窜地,也能够穿地而行,难怪历耳和名卦,对你这么敬崇!”

    他眼睛亮亮的,很是真诚。

    陆云:“……”

    拔山、历耳、名卦、窜地。

    这圣元村的人,名字都好随意啊。

    ……

    “簌簌!”

    一处不知名的洞穴之内,一华服男子高高居于最上方。

    在其下,有两名老者小心的陪侍着。

    三人身前,一人浑身被捆绑,被屈服着跪在众人身前,可以看到,他的双膝,已经锯掉了一半,无能站起,看起来像是跪着。

    中年男子旁,一人正在劝着:“莲心,这便是正恒宗的盘地荣,盘公子。盘公子可是正恒宗地脉、风脉两脉的真传弟子,一身修为,早已入化境。”

    “能够被盘公子看上,是你多年修来的福气啊!”说话的人一身赤红长袍,头系高冠,长相与鱼陵有三两分相似。

    “莲心啊,你可别学你那混蛋老爹。不识时务,好好的正恒宗这颗大树苗,他不去报,反倒是一直对那皇室余孽挂念不忘。”

    “莲心啊,可都是那皇室的小杂碎,害得你这些许年身败名裂的啊。”

    鱼莲心没说话,只是浑身颤栗着。

    她此时已经是身着了真丝白衫,衫布如玉般滑,拖在地上,竟不沾丝毫灰尘。

    洗白的束腰,裹住几乎妖精般的细腰,一朵小小的端正蝴蝶,立于小腹前,如花般。即便是在山洞内,竟是有几片蝴蝶追之而来,欲采撷,又有些后怕地退怯!

    蝶舞四展,美艳纤纤。

    偶有细风微送,扶起少女青丝,随风摇曳,飘飘若游龙。

    白皙的玉颈,与白色缎绸同为一体,一时间竟难以分出。

    肌肤如芙蓉,嘴唇若笔尖,脸颊若玉脂,神珠若墨点,眉毛如天画。蝌蚪眼,柳叶眉,琼鼻微翘,唇色桃红,头顶一枚玉簪,将三千青丝微束,一条洁白的丝巾,偶尔在黑发而缘上点缀漂浮。

    正装素颜,不加雕饰。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禁移了过去,呆呆地望着来人,仿若仙女下凡,无音自有引力,拉住众人视线。

    特别是那翩翩起舞着的花蝶,更是让众人震撼无比。

    即便那在被老者拥簇的少年之侍女,也目光似火。眉头微皱,瞳孔含妒。

    咕噜咕噜!

    美人如芙蓉,天然去雕饰。峨嵋自天成,简服美人衣。

    她身后跟着几名华服贵妇小姐,身姿相貌皆是不凡,但这一刻,尽皆成了陪衬。

    就连那盘地荣都停下了举在手中的酒杯,定目望去,惊为天人。那本来还不屑一顾的表情,更是整个人都痴了,面色泛红,呆呆地坐在那,目光直愣愣的。

    不禁喃喃:“这世间,竟然还有这般女子……”

    “盘公子,这便是侄女鱼莲心了。若非公子的丹药奥妙,恐怕莲心还尚且不能恢复容颜。”

    这中年人又苦口婆心地说:“莲心,你是水火不容,但盘公子却是地风双属性,风能涨火势,地能载水高,若是你能与他成双修大道,必是天大的机缘。”

    “盘公子不计前嫌,你还不赶紧快快见过?”

    中年人名鱼峰,是鱼陵的堂兄。

    鱼莲心眉宇微微一凝,徐徐一礼,杏唇微微一张,声音空灵,仿若仙音:“见过伯父,见过盘公子。”

    接着她身体微微一颤问:“不知家父,现在何处?”

    鱼莲心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人用血脉之圈,从那遥远的秘境,召唤到这里,但她却是知道,知道血脉之圈的人,少之又少,而能对自己使用血脉之圈的人,也是只有两人。

    一人是她已经故去的母亲,另一人则是?

    所以,鱼陵,很可能出事了。

    盘地荣看着鱼莲心,大手一挥说:“你且放心,若你诚心归我,你父亲的性命,还是无忧的。”

    盘地荣越看越是满意,哈哈大笑一声对着鱼峰说:“这次你是立了大功,等到此地事了,我斩了那皇室余孽后,这暮云修仙界,便全权交由你连云宗打理!”

    鱼峰一听,瞬间面露惶恐地惊喜说:“多谢盘公子!”

    鱼莲心咬着牙,身子有些僵硬。

    鱼峰瞬间一喝:“莲心,还不快上前去侍奉公子?以你如今的名声,若非盘公子大人大量,这修仙界岂能容你。赶快赶前谢恩。”

    鱼峰说话的时候,就要对鱼莲心用暴。

    盘地荣一伸手:“无妨!天下女子,能入我眼者甚少,岂能如此无礼待之?”

    鱼峰立刻停下手,一副全凭盘地荣吩咐的样式。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应你,即便你现在对我无丝毫感觉,但我也相信,总有一天,你只能是我盘地荣的。”盘地荣哈哈一笑,极为霸道说。

    本来没看到鱼莲心之前,他只想取了鱼莲心体内血脉,构成地火水风四极血脉,可现在,他又改变主意了,如此苗女子,怎能不收归下来?

    鱼莲心看着身旁那被剁了双脚的女人,披头散发,失去了说话的力气。

    身子有些僵硬地颤抖说:“还请盘公子放了我师父与父亲,若能再与我一颗幽魂花,那鱼莲心,愿生死相报!”

    “幽魂花?如此简单?”

    “善!”

    盘地荣一听鱼莲心竟然只提出来这两个要求,瞬间满脸随意地一挥手:“拿幽魂花来,把连泊和鱼陵二人,放了!”

    鱼峰一听盘地荣要放鱼陵,瞬间有些急了:“盘公子,那鱼陵可?”

    “嗯?”盘地荣立刻神色一冷,直接一招手,狠狠地将鱼峰捏在了手里:“鱼陵是我岳父,你心有不正!竟欲要故意加害?”

    盘地荣把称呼都变了。

    鱼峰立刻瑟瑟发抖地说不出话,双目中都是求饶。

    盘地荣狠狠一甩,用戒告和怜悯的语气说:“若非看在你忠心耿耿,第一时间投诚的份上,以你此言,便可取你性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