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反正得罪也已经得罪,项天笑也不怕什么。

    “小友好底气。”

    慕南天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而已。

    “毕竟……我和那个田峰,之前就已经有过节了,也不差这一次。”

    项天笑摇了摇头。

    “他那种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伪君子一个。”

    “既然他把你安排到了这里,说明你在他的眼中,确实是一个废物。”

    “毕竟……没有丹田没有战气的家伙,在某些人的眼里,确实是废物,不过我有一点很好奇,像他这种人,在这种情况,为什么还没有把你赶出宗门?”

    慕南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些疑惑地问道。

    “因为我妹妹说如果……”

    就在项天笑说出之前的事情时,慕南天却猛地瞪大了一双眼睛。

    “我作为一名过来人告诉你,永远也不要相信田峰的话,既然他选择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我只能这么跟你说,希望你自己多留一个心眼……”

    “毕竟……他可以是人,也可以是一头狼!”

    听到这里,项天笑也不由得沉思了起来,随即眼底闪过了一抹杀意。

    “如果他敢动她一根手指头的话,我会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说着,项天笑的身上突然间爆发出了一股骇人的气息,连慕南天都忍不住一阵动容。

    沉吟了片刻之后,慕南天也只是轻声嗯了一句,“吃饭,吃完之后下山囤货。”

    “囤货?”

    “东西快用完了,下山去买一些上来。”

    说完,慕南天便转身走进了小木屋里面。

    “到底是要去买什么?”

    项天笑问了问一旁的慕思晚。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反正叔叔愿意带你下去,说明他相信你。”

    慕思晚嘴角竟轻轻扬起了一丝,“没想到,我叔叔竟然会对一个只见一次面的人这么相信,真是奇迹。”

    说完,也跟着走进小木屋里面,留下项天笑一人在风中凌乱。

    一个两个这么吊胃口真的好吗?

    ……

    吃完饭后,三人整理了一下之后便出去了。

    “你看……那个就是宗门里面的废物吗?”

    “对!就是他,当时我也在场,你是不知道,当时那测试天赋的石碑,连一丝光芒都没有。”

    “真没想到长老为什么还要留他在这里。”

    “对啊!这里可是蓬山皇朝第一大宗门苍云宗,宗门里面要是有这么一个废物,传出去该有多丢人啊!”

    一路上,一些苍云宗的弟子分别指着项天笑耳语了起来,话语间的讽刺之意丝毫没有掩饰。

    “第一废物项天笑”这个名号在苍云宗里面可以说是如雷贯耳,毕竟他是苍云宗第一个完全没有修炼天赋的人。

    修行之路本就枯燥无味,好不容易有这等有趣的事情发生,肯定会拿出来大肆宣传一下,增加一些乐趣。

    面对旁人的指指点点,项天笑根本就不予理会,双手枕在脑后,慢悠悠地跟在慕南天的身后。

    这等定力也让慕南天不由得一阵羡慕。

    虽然项天笑不想理会他们,但是并不代表别人不会这么做。

    “喂!你这个废物怎么还有脸面呆在这里?赶紧滚吧!”

    突然,一名身穿白色华服的男子拥簇着一行人来到了项天笑的面前,一脚讽刺地说道。

    “哦!那是外门第一高手,宋波师兄!”

    “那个废物项天笑居然遇到了宋波师兄,这下子可就有趣了。”

    “废物说谁?”

    项天笑双手枕在脑后,一脸慵懒地说道。

    “废物说你!”

    宋波冷笑了一声,伸手指着项天笑说道。

    “哦,原来是废物在说我。”

    “你好,废物,叫我干嘛?”

    项天笑一脸笑眯眯地说道。

    “你……”

    一开始宋波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在听到项天笑这句话的时候,脸色一瞬间阴沉了下来。

    “你这个废物,你还真的很有能耐啊!”

    宋波咬着牙一脸阴沉地说道。

    “一般般而已,比你这个废物强一点点而已。”

    项天笑摊了摊手,装作一脸无奈的样子。

    “小子,竟敢对师兄如此出言不逊,今天师兄就教你如何做人!”

    锵!

    话音刚落,宋波登时剑刃出鞘,挥舞着手中的佩剑,猛地刺向项天笑。

    “师兄加油,给这个废物好看!”

    “让这个废物见识一下外门第一高手的厉害!”

    一旁观看的苍云宗弟子不由得大喊了一声。

    嗖!

    宋波的速度很快,至少在其他弟子的眼中很快,但是在项天笑的眼中却慢得一批。

    “脱凡境九层。”

    项天笑喃喃低语了一句,慢悠悠地走到慕南天的身前。

    “对于这种人,我不评价,由着你来。”

    慕南天对着站在自己面前项天笑说道。

    咔!

    只见项天笑微微一笑,一个甩腿踢在了宋波的剑刃上,一道破裂声传来。

    在众人那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宋波的佩剑开始逐渐分甭瓦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一片片碎片,掉落在了地上。

    “就算你阻止我,我也会出手的。”

    项天笑转头看着慕南天说道。

    随后,便看向了宋波,脸色变得冰冷起来。

    “一口一个废物,烦死了。”

    砰!

    话音刚落,便抬脚踢在了宋波的面门上。

    “宋波师兄!”

    “这......这怎么可能!”

    “他......他不是废物吗?”

    看到宋波被项天笑一脚踢飞了之后,众弟子脸上皆有掩盖不住的震惊之色。

    “你......”

    就在宋波刚刚从地上爬起来,正欲开口之际,项天笑已然来到了他的跟前,随后再次抬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

    “再来......”

    项天笑慢悠悠地说道。

    “我......”

    砰!

    宋波正当爬起来之时,项天笑再次来到了他的跟前,往他的胸口又补了一脚。

    “你不要......”

    砰!

    “还要吗?”

    “我......我.......”

    此时此刻,宋波犹如一只死狗一般躺在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披头散发哪有之前那番风光模样。

    “废物,还想来吗?”

    噗!

    听到项天笑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他是废物,宋波顿时气急攻心,猛地吐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