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万古凌宵 > 第40章 不学无术的商五
    梁宵将“丹青引”,“真一抱元液”,以及“凝神固体液”的出售利润各分三成给送春归和南宫世家。

    宫擎苍听到之后,简直是欣喜若狂,心中暗叹多亏他的孙子宫三会做人,结交到梁宵这样的朋友。

    拿到这三种药液的销售权,宫擎苍非常清楚这一切对宫商世家意味着什么。赚尽五湖四海的符石只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是拥有了这三种药液,宫商世家将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培养出大批量的精英族人来。

    如此一来,宫商世家在玄黄大陆崛起,只是时间的问题。从那以后,人家再次谈起南宫世,就不仅仅说宫商世家只有符石,还有数不清的牛人。

    在玄黄大陆,彼此之间的交易几乎都使用一种叫做符石的货币。每一个符石的上面,都铭刻有一个符阵,这个符阵随时可以为修者提供修炼所需要的灵气。

    根据可以凝聚多少灵气,且可以为修者提供多少灵气,符石划分为上中下三阶共三种。一枚上阶符石可以兑换一千枚中阶符石,一枚中阶符石同样可以兑换一千枚下阶符石。

    由于符石可以凝聚灵气,为修者提供灵气的特殊性,所以符石并没有官方的发行者,只要你是阵法师和符师的双重身份,成为世人眼中合格的符阵师,你就可以铭刻符石。

    当然符石也有使用期限,符阵师的修为越高,所铭刻的符石等阶就越高,使用期限就越长,反正则短。不过纵能整个玄黄大陆,能精通阵法和符道,成为符阵师的人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极少极少,否则符石早就泛滥贬值。

    而且符石的原材料有一个特别的尿性,就是只能由一个人来铭刻,否则就算拉来两个顶级的符师和阵法师来合作,也不可以铭刻出符石来。

    符石现在对梁宵用处不大,至少要升为修者才用得多,所以他也懒得去铭刻。再说,能通过用脑子来解决问题,梁宵绝对不会通过四肢,赚取符石也一样。

    梁宵放手让南宫世家去做,就不怕南宫世家搞小动作,以宫擎苍的睿智,还有宫三的明理,相信南宫世家应该知道如何去选择。

    至于送春归,那完全就是自己人,将三成的利润分给送春归一点都不为过。再说通过送春归,还可以扯制住南宫世家。合作这种事情,权力也不能过于放纵,否则一旦放开了,要收回来就难了。

    梁宵做事,从来都喜欢将主动权握在自己的手中。信任是一种美德,但有时候过于信任,也容易害了别人。凡事都得有节制,否则一旦打开了心中的魔盒,就再也关不起来。

    对于梁宵的安排,以归三娘的精明和聪慧,当然明白梁宵的心思,所以也就心安理得的领下了那三成的利润。

    “公子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待宫擎苍和宫三走后,归三娘开口问道。

    “应该会去无妄斋呆一段时间,那里有我需要的东西,再者,我想把宋青灯收了,她那资质,放在无妄斋浪费了。”

    “宋青灯?那可是宋还真的宝贝女儿,你肯定他能放心让你带走?”归三娘明白梁宵的意思,所以有些揶揄道。

    “走一步,算一步呗。反正我在无妄斋应该会呆一段时间,先把修为提升上去再说。”

    “既然公子去无妄斋,那妾身也离开离幻城,到望仙城的送春归去吧。望仙城离无妄斋比较近,公子有什么事妾身也好有个照应。”

    “也好!”

    和归三娘敲定一些细节上的事情,梁宵便在凌宵府内选择了一间静室安心修炼。至于那些让人垂涎欲滴的温柔梦,梁宵却是无福消受。

    次日,梁宵刚洗漱完毕,就被门外宋青灯那咋咋呼呼的声音惊动。

    “梁宵!梁宵!你在哪里了?你快点出来!老娘快要给憋坏了!呆在宋还真那货的身边真不好受,整天啰里啰嗦的,耳朵都快听出茧来了。梁宵,你还是陪我出去逛逛街吧。”

    “宋还真那可是你的父亲,你这样叫他,他知道吗?”一看到宋青灯那蔫蔫的样子,便知道她没少挨宋还真的训。但见宋青灯将宋还真称为“那货”,梁宵仍然觉得好笑,所以就没好气的将了宋青灯一军。

    “这个嘛……”听了梁宵的话,宋青灯吱吱唔唔半天,最后干脆直接就朝梁宵扮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那神情,让一旁跟着过来的归三娘看了觉得又可气,又可笑。

    梁宵刚和宋青灯走出送春归的大门,拐进另外一条大街,便被守候很久的商五逮了个正着。一群人黑压压的将梁宵和宋青灯围住。除此之外,商五这个怂人怕干不过梁宵和宋青灯,还偷偷让手下去找了宫三。

    商五这货一直不学无术,故在宫商世家一直得不到宫擎苍的赏识,所以昨晚发生在凌宵府里面的事他一无所知,否则就给他一千个胆,他也不敢动梁宵。

    商五纨绔是纨绔了点,但心地并不算坏,所以宫三虽然知道商五经常做一些比如偷看人家小媳妇洗澡啊;跟某一位二世祖比有钱啊;自以为公正严明,不分青红皂白让人吃屎啊,这种非常不靠谱的烂事,但宫三还是时不时帮商五擦屁股。谁叫商五是他兄弟呢,而且还是光着屁股长大的兄弟。

    “嘿嘿,小子,知道怕了吧?敢得罪我商五,你以为躲在送春归里面就有用?”

    见手下人已经将梁宵和宋青灯团团围住,商五得意得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你们还是乖乖让开为好,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一会你们就得哭爹喊娘了!”看见商五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梁宵只感到可笑,好想问一句宫三那种人怎么会有像商五这货这样的弟弟。不过话说出口,却是另外一种意思。

    “擦,小子耶,你还敢嘴硬!”商五见自己这一方人多势众,再加上知道宫三很快就能赶过来,所以胆气猛增,然后用手一指梁宵,高声喊道:“兄弟们,先给我教训教训一下他,至于那妞么,先留着。咱商五爷虽坏,但从来不打女人。”

    “从来不打女人!”商五想不到他无意中的一句话,不仅救了他一命,而且还让他免受了一顿皮肉之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