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没有转正的皇帝 > 第56章 吸取教训
    公子斑自己去了山下,但是他一直担心山上自己的那个替身,万一头一晚就会出事。还是为了自己出事的,自己会后悔一辈子的。在这个晚上,他不想让自己的替身出事。一直不放心。临下山的时候,就给他出了一个点子,让他作好防备。就这样还是不放心,生怕出事。

    师娘离开不久,他也就跟出来了,没有待在屋里。要到山上看看,不然心里不踏实,反正现在没人能认出他来,自由得多了,可以到处走走,但也不敢走的太多,毕竟断了的骨头刚刚愈合,这一点,得感谢师娘的医术,伤筋断骨一百天,,这才几天呀,自己就能到处行走了。

    公子斑也看到了。两个公子带来的随从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根本不伺候两个公子的事。佣人就应该不离主人身前身后?有什么事情都要替主人做了。这几个人上山以后一直没有在两个公子的身边。到处走,似乎有他们自己的事。公子斑到了山下,也在暗中观察这十几个人,

    这十几个人趁天黑悄悄地摸上主峰了。仲妇好就悄悄地盯梢了,公子斑又跟在师娘的身后,慢慢地跟上了山,就算山上没有布置陷阱,身后跟着两个高手,他们的阴谋也不会得逞的。

    山洞前发生的战斗,公子斑也看得一清二楚。党之娴,梁欣他们把自己的计划发挥的淋漓之尽,自己只是说了个大概的意思,他们竟然做的这么细致,心里也不免高兴起来····

    那个头头逃跑以后,公子斑也曾想着自己去追。考虑到自己的双腿,还不能进行剧烈的运动。就忍住了没有去追,就待在原地,没有动。看到师娘也没有动,自己就更不能动了。

    一直在等待机会,看看能不能把那个人抓住?也怕那个人会返回现场救同伙。如果敢回来,公子斑就一定要把他抓住的,

    结果那个人跑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公子斑就有些后悔。自己要是过去追了,或许能抓住他。这样的坏蛋,留着他的命,就是留着祸害,说不定哪天,还会对自己就不利呢。

    公子班本想早一点回到山下的笔架一村休息,不让师娘知道自己也在这里。后来看到梁欣又追师娘出来了。就在暗处停了下来,听听梁欣跟师娘讲些什么话?

    听到了梁欣说,那个人可能像·······极有可能像自己的养马官公输荦,公子斑有点儿恍然大悟,应该就是公子斑,尤其看背影,真的像自己的养马官公输荦。

    这个公输荦跟了自己已经五六年了。一直非常熟悉他的身影。但是。脸呢?也是换了一张假脸?

    三年前,公输荦调戏梁欣,被自己闯了个正着。公子斑立即命令自己的侍卫把公输荦抓了起来,并把公输荦打了个皮开肉绽,要不是庆父搭救,也许能把他打死,你是一个成年人,居然调戏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也该死。

    提起这件事,公子斑也是十分的后悔,打过公输荦以后,公子斑也把这事跟自己的老爹鲁庄公讲了。鲁庄公当时就叹了一口气,对公子斑说:“发现这种人。应该杀掉他,而不是把他打个半死。只恐怕日后有变,”

    但,当时自己是不以为然的。如果对我不利,到时候我再杀他也不迟啊!真的没想到,这个家伙暗中投靠了庆父,在自己落难之时,捅了自己一刀,

    现在想想,当时真该听听老爹的话,把那个公输荦杀掉。你就不会挨还这一刀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要不是纪班这个现代人,穿越而来,还有这个公子斑吗?早就魂飞魄散了,说不定已经肉烂如泥,骨头上黄锈了。

    现在想起来,这个公输荦的坏,一点儿也不比庆父差。想想真后悔啊,三年前为什么不把他杀掉呢?杀了他就少发生很多事。现在没办法了,只好等待机会,要是能抓住他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

    师娘和梁欣告别了。公子班=斑又赶紧等到了黑暗中,尽量摒住呼吸不出声。

    师娘走过来轻轻地咳嗽一声:“还躲在那干什么呢?出来吧,”

    公子斑一惊,原来师娘早就看到了自己了。只好从暗处走了出来,不好意思的::“师娘,你看到我了。”

    山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这个案中人。在屋子里能躺的住吗?肯定要跟上来看看具体情况。而且这个计划又是你制定的,你不需要看看这个结果是什么样吗?所以我断定你就在附近黑暗之处。

    “唉,还是师娘厉害呀,做什么也瞒不了您老?”公子斑叹了口气。

    “不要拍我的马屁了。你就说说,刚才梁欣讲的那个的人就是公输荦了,你的意见如何呢?那个人究竟像不像公輸荦呢?这个人我不是太熟,认不出来的。你应该会和他很熟了。”

    “是的,我和他非常熟。因为两位公子来的时候,我没有见到这个随从,只是在刚才的时候看了他一眼。真的有点像,应该就是公輸荦,背影特别像,”

    “你们两个人都说他像公输荦,那么他有可能就是公输荦了。这家伙的,胆子也太大了,两个宿敌都在山上。竟然还敢找上山来。没有把他的头颅砍下来。以后说不定还是祸害。回去以后我会找机会干掉这个家伙。不能再让他兴奋作浪了。”

    “谢谢师娘,以后是得要注意了,投奔笔架山的陌生人,千万不能让他们进入主峰了,一定要派重兵守护主峰。这次没有出意外,已经是万幸了,”

    “君王,我认为两个公子可能也有问题,他们把暗杀小组的几个人带进来。难道一点也不知情?好像不可能。等到天亮以后我就把他们俩找来谈谈”

    “应该找他们谈谈,我把他们当作师兄弟,他们没有把我当作师兄弟,我想跟党之娴,梁欣提醒一下·,要注意一点两个公子。”

    师娘摇摇头:“说了半天,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你暂时不能和党之娴,梁欣见面。以免说漏了嘴。被人瞧见,就露馅了。两个公子呢,你也不能去找他。只有我来说服他们。这样的秘密就不会外泄了。”

    公子斑点点头:“我会注意的,”

    “等会儿,我看看两个公子他们睡了没有?问问他们他们的随从是怎么回事,这事就有我来负责跟他们讲。你暂时是不能出面的,因为你的身份已经不是公子斑了。“

    “好的,这个事件,已经给我提个醒了,我们不能再麻痹大意了。要一步一步的制定审查制度,就不能再让坏人混进来。借以保障笔架山的安全,”

    “制度应该有,”仲妇好告诉公子斑:“君王,我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我暂时就不呆在笔架山了。我回去还是有点事要处理一下。处理完了,我还会来看看你们的。看看有没有那个该死的消息?”仲妇好叹了口气。

    “好吧,如果我有师父的下落,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师娘,勿太心急。”公子斑安慰仲妇好说。

    “我不心急,二十年我都等了,还差这几天?明天上午我把两个公子带到山上。让他们参与审讯,看看他们怎么说,这个事你不必出面,我把这事处理完毕了。”

    “感谢师娘,”公子斑说:“明天上午,我准备夺取堂阜,就让一部分兵马驻扎在堂阜,师娘以为如何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