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逃出女儿国 > 第65章 风水师屠城?
    国学院每年有两个开学季,一是小暑时节,二是立冬时节。

    小暑为夏季招生,立冬为冬季招生。

    之所以把开学季放在夏冬,而不是地球上的春秋,那是因为春季需要耕种,秋季则是一个大丰收的季节,这两个季节都需要大量人手。

    尤其是大丰收的秋季!

    因为,秋季人们耕种的稻田硕果累累,很容易招来凶兽夺食,每年城外丰收的时候,都是人与凶兽大战之时,国学院里的师生个个是才女,每座城池都需要她们坐镇。

    哪怕她们站在城头不战斗,亦能在背后念战诗、唱战歌,鼓舞城外与凶兽搏斗的勇士。

    儒门可是有很多战诗、战歌,能够大范围增强武者的气势和战斗力。

    一些修为精深的翰林学士,朗诵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诗词,甚至能治疗前线武者的伤势,虽然效果不会很大,但在战时作用却是极大。

    别的先不说,哪怕只是止止血,也能减少无数伤亡。

    毕竟,很多前线作战人员伤亡,多是因为流血过多造成的。

    在这个血染大地的秋季。

    试问,国学院的师生,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因此,国学院的开学季,只能是夏季和冬季,也就只有这两个季节,学院的学子们,才能静下心来,用功学习知识。

    今年的国学院夏季招生就在今天。

    林山梅、苏苏一行人吃过早点,便带着李南山来到国学院。

    不过,苏苏并没有下车,只是把人送到门口,便马不停蹄的开车走了。

    因为,她还要赶去锦绣工业上班,这些天招呼闺蜜一家子,担搁了好几天时间,再不去这个月工资就没了。

    “阿南,进入国学院别乱走,这里人多眼杂,千万别走丢咯!”

    走进古树参天、绿树成荫的国学院,林山梅第一反应不是照顾女儿,而是抓住李南山的手,防止他从身边溜走。

    嗯,确切一点,应该是走丢。

    至于小雅和小美会不会走丢,她压根就没有担心过。

    因为,这里是国学院,是俩丫头的进修之地。

    小雅更是国学院副院长上官文君的关门弟子。

    她们在国学院走丢迷路,有的是人带她们回来,但是李南山不一样。

    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在国学院走丢的后果,九成九会被女人带走,甚至给对方带上奴隶手环,强行把人收为男仆。

    “梅姐,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会走丢?”

    李南山满脸无语,但梅姐宠溺的关心,却让他非常享受。

    他也知道自己手上没有奴环,走丢很容易被其他女人盯上,好比之前的阿兰一样,强行让他带上奴隶手环。

    他已经戴过两次奴隶手环,那滋味、那酸爽,简直能让人郁闷死。

    他可不想遭遇第三次!

    “小美姐,开学典礼在哪举行?”

    对于阿娘宠溺小李哥哥,林小雅早已经见怪不怪,无语翻了翻白眼,便走到林小美身边,询问起开学典礼一事。

    “学院中心广场。”

    林小美莞尔笑道:“诺,穿过前面大红门,你就能看到中心广场,到时别把眼珠子惊掉,我可不想有个瞎眼妹妹。”

    “切~~区区一座中心广场罢了,怎么可能惊掉眼珠子?”

    林小雅满不在乎的撇了撇嘴。

    然而,她嘴上说着不在意,心里却充满好奇,下意识加快脚步,一马当先走向高大红门。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挂着金丝楠木牌匾,上面龙飞凤舞题着三个大字“国学院”,穿过这道朱红色巍峨的大门,才算是正式来到国学院。

    她们之前走的大门,其实是国学院外围,属于景观式建筑群。

    虽说只是国学院外部景观区,但环境却是异常唯美,穿梭在门坊花园之间,让人有种置身丛林花谷的错觉,乐不思蜀。

    “……好、好美啊!”

    跨过婴儿高门槛,小雅穿过朱红门,整个人瞬间愣住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白玉切成的主道路,直通一眼望不到边的无垠广场,广场四周散落着一座座宫殿。坐落在树丛中的宫殿,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

    在藏蓝色晴空下,国学院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大气,雄伟壮观。

    “国学院的宫殿群,壮丽巍峨,蕴含气吞山河之势,虎虎生风、气流畅通,一看出自风水大师之手,在这学习必能事半功倍。”

    林山梅也是第一次走进国学院,见到这仅次南诏王宫的建筑群,内心也是掀起一番惊涛骇浪,能够在繁花似锦的国都,占据这么一大片地方,还把建造搞的跟皇宫似的。

    可见国学院的势力底蕴,已经不弱于南诏王室,否则皇室也不会放任不管。

    这些年,她虽然在小林村,但也听到一些风声,据说南诏对国学院,已经生出极大的不满,正在安插人手进入国学院,妄图将国学院收入囊中,成为王室手下的势力。

    然而,国学院的院长大人,并不想成为王室爪牙,面对南诏唯一的大儒,王室也不敢太过分,只能安排皇室成员,暗中拉拢国学院的导师,逐步蚕食国学院的底蕴。

    不过,这些都是南诏顶级势力的就角逐,以林山梅当前的社会地位,只能听到一点点风闻罢了。

    “梅姐,怎么南诏也有风水师?”

    李南山错愕道。

    “南诏有风水师很奇怪吗?”

    林山梅怔了怔,诧异道:“寻龙点穴、观星面相、堪舆术数,在我们东方自古就有传承,南诏身为东方古国之一,怎么可能没有风水术师?”

    “那风水师厉不厉害?”

    李南山饶有兴致的询问道。

    风水师地球也有,但作用并不明显,至少短时间内,看不出丝毫作用。

    不知道女儿国的风水师,会不会和武者、才女一样,掌握超凡力量,以及神奇法门。

    “风水师当然厉害,她们是一群能够借助山河地势,气象雷霆的狠人。”

    顿了顿,林山梅说道:“几十年前西凉女国,曾发生过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一名风水术师布局几十年,在她居住的城池布下绝世杀阵,调动方圆千里的煞气、化为阴龙,杀死城中所有居民,硬生生将一座繁华城市,变成枯骨成堆的鬼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