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超能心理医生 > 第38章 栽赃嫁祸
    “你怎么会来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龙小庄调侃道。

    “当然是找你,有苦难找军队,这是在非洲华人的本能!”田忠魁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军队的!”龙小庄心中警惕,却又不敢过分。

    “我们公司通过坦桑尼亚军方得知的。”田忠魁说了坦桑尼亚军方将领的名字,说起来有些生涩拗口,但他依旧结结巴巴地说完了,“而且我们知道,你刚刚把李博士送走”。

    龙小庄顿时信了三分,李博士的事情,对外人来说可是高度机密的,但是对于本国的企业,因为寻求帮助,所以并非保密,很多人知道也是正常。

    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有华企相助,想来会成功很多。

    吃过早饭,田忠魁带着龙小庄到了一个铁路公司的工地,看到熟悉的黄面孔,龙小庄彻底放下心来。

    田忠魁提出,最近有雇佣军经常骚扰企业的施工,希望龙小庄能够提供一定的保护,同时,铁路要通过一片神秘区,那里生存着最原始的非洲巫族部落,所以必须征得大巫师的同意。

    铁路公司派出两个小队,都在大沙漠里迷路,听说龙小庄带着李博士穿过无人区,田忠魁这才眼巴巴地赶过来,请求他帮忙护送自己和送给大巫师的礼物。

    经过简单的思考,龙小庄决定帮田忠魁一把,因为他在寻找李博士的手提箱视频的时候,抢过手提箱的那个雇佣军,是一个四十公分的小矮人,手上有着非洲飞怪“欧利提奥”的纹身。

    在非洲,传说小矮人是大巫术的产物,这飞怪“欧利提奥”的传说也正源自田忠魁所说的那个神秘区域。

    田忠魁准备了坦桑尼亚某将军颁发的通行证和亲笔介绍信,再次取得了龙小庄进一步的信任。

    穿过大草原、死亡谷,他们终于在沙漠的中心地带找到了一个绿洲,那个巫族生存的神秘地带。

    龙小庄心中不禁疑惑,华夏的铁路需要修到这里吗?

    “哈哈,龙兄弟,谢谢你。这一路走来,如果不是你,我们也许早已葬身这非洲大陆。”田忠魁回头看看残存的军用悍马车,也是伤痕累累。带来的人几乎死伤殆尽,原本十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了龙小庄、田忠魁和一个矮小的助手。

    对于这个助手,是个中年人,叫做淳于山,这个姓氏来源于山东龙口。

    龙小庄悄悄上了心,这家伙有点外八字,眼神十分桀骜凌厉。如果不是山东话说的愣是地道,他会把这家伙看成是日本人,而是不是华夏人。

    港城中学距离港城大学和海事大学很近,两个大学都有很多的留学生。夏一凡曾经告诉龙小庄,他一眼就能分辨出朝鲜族、大和族和华夏人。龙小庄不以为意,兴致勃勃地告诉夏一凡,“我也能,不过只限于女人。”

    三个国家同属于华夏文化圈,在穿着、饮食、文化熏陶上都很相近。对于龙小庄来说,三个国家的男人都差不多,但是女孩子则不一样,日韩女孩多小骨架,会化妆。日本女孩子穿着相对时尚、身材发育丰满,却有着天生的外八字缺陷,自带卡哇伊功能;韩国女孩漂亮的多动刀,普通的多大饼脸,所以很好认,性格相对温婉,但是充满了对时尚和自由的向往。华夏女孩尤其是北方港城海边女孩,多大骨架,高挑匀称,可能是天生丽质的原因,化妆的技术稍微差些。

    至于男人,除了日本人鞠躬点头的习惯外,龙小庄有些傻傻的分不清,毕竟三个国家的男人都太相近了。

    夏一凡却从眼神中分辨这三个国家的人,而且很准。华夏男人眼神多温和和市侩;日本男人眼神多桀骜的谦卑,体型相对瘦小精干;韩国男人眼神多儒雅和狂妄,体型要么匀称,要么肥胖油腻,偏女性化,少有彪悍之人。

    三个国家中,华夏女人的地位最高,所以从男人看女人的眼神中,也能看出不同来。

    所以每次打篮球,夏一凡都能够准确地分辨出哪一队是哪一个国家的留学生,所以起了冲突会用不同的方法来解决。对付韩国人,一言不合直接开架,因为韩国留学生大多会跆拳道,花架子多,下盘不稳,龙小庄一个地躺拳后,五个全得趴下。对付日本留学生多要跟韩国留学生联合,不得不说留日本学生中不少有空手道和柔道的高手,很难对付。

    龙小庄观察了这个叫淳于山的人好几天,几乎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在找了个解手的地方,龙小庄故意碰了碰淳于山,“大哥,你的界(jie,方言)挺精致啊。”

    这家伙撒尿的地方竟然纹了一朵精美的菊花,所以龙小庄故此一问。

    “啥?”淳于山一嘚瑟,差点尿手上,“街?这小路?”。

    “界啊?”龙小庄故意看向前方通往山的小路。

    “是啊,这那里是街啊,这明明是土路!”淳于山回答。

    “你是龙口那个村的?有这漂亮吗?”龙小庄心中生疑。

    “淳于村,小地方,说了你可能也不认识!”淳于山继续回答。

    “哦,战国名将淳于髡的老家。”龙小庄追问,更加坚定了淳于山在撒谎。

    “界”这个词,在龙口当地发“jie、ye”连读音。因为龙小庄的姥姥是龙口的,所以第一次去还闹过笑话,追问“界”是啥意思,后来有人说是当地人的口头禅,相当于“**”,东北人口中的毛线,四川人口中的锤子一样,也特制男**官。

    淳于山自称龙口人,竟然听不懂,显然是个假的。

    田忠魁有点慌张地跑过来,找龙小庄,“小庄,你看,我们到巫族的聚居地了,你是专家,我们该怎么走?”

    “你们才是专家吧,我大老粗一个,只负责向导和护卫,剩下的你们拿主意吧。”龙小庄挥挥手,心中疑窦再生。

    田忠魁赶忙拉着淳于山去商量,很快恢复龙小庄,他们要直接去巫族,求见大巫师。

    龙小庄并没有反对,只是耸耸肩。他早已看出,这巫族领地看似平静,却暗藏杀机,树梢之上似乎都藏着人,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果然,当它们靠近巫族领地的时候,树上窜下来五六个黑人,如同猴子一样灵活,几乎在一瞬间将龙小庄等人的武装给解除了,显然没少干这些事。

    龙小庄只能摊摊手,因为他发现在内线中,有瞄准镜反光。显然这巫族部落并非外界传言的那么原始不堪。

    淳于山叽里呱啦地跟这些非洲土著人说了一通,对方脸色由严厉变得内荏起来,但是在反复重复一个词,“华夏?CHINA?”

    看过证件之后,土著人变得温和起来,引导着三人走进了一个华丽的山洞,传说中的大巫师正坐在火堆旁,他的身边盘坐着几个军人,其中一个十分矮小,身旁放了个手提箱,正是李博士所说的手提箱。他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田忠魁等人向着大巫师行礼。

    龙小庄悄悄看来看那个侏儒人,眼神闪烁,似乎充满了敌意。

    可是苦于语言不通,看来只能通过淳于山来跟大巫师沟通了,如果能要回手提箱,在半路抢回来也是不错的选择。

    淳于山跟大巫师沟通了一下,那侏儒突然站起身来,向着淳于山怒吼。大巫师虽然制止他的冲动,但却无法压制对方的怒火。

    田忠魁对着侏儒做了个手势,然后拿出一颗银色的勋章来,很旧,龙小庄却看不出这勋章是哪个国家,有什么标志。

    接过勋章,侏儒立刻安静了下来,对田忠魁甚是尊重。

    “MOVE!”田忠魁突然发难,侏儒做了下劈的手势,军人们立刻抽出军刀刺向土著人。

    整个山洞中,血腥一片。

    大巫师伸出手杖怒指龙小庄,口中大叫,声音如金属摩擦般刺耳,“CHINA,CHINESS,LIAR,LIAR!”

    龙小庄是百口难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