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都市重生之妖孽仙尊 > 第92章 把阿翔找来
    何岳所带给其他人的影响,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

    他只不过是让人知道他的茶舍而已。

    至于其他人如何震惊,其他人如何传播他的名声,他都不在意。

    杨之敏这一晚兴奋不已,何岳所表现出来的,简直已经超过了他九年义务教育,以及高中、大学所学的世界观。

    不过,无论他怎么纠缠,何岳也没有打算现在教杨之敏。

    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如同他一样,能够这么快修炼。

    而且,也不可能每一个人都如他一样,对所有的手段了如指掌。

    这些东西对于杨之敏来说,并不是好事。

    所以,他直接一句没有得到师傅的允许,就打发了杨之敏。

    只要杨之敏再提出来,他就重复这一句话。

    这让杨之敏很受伤,却也拿何岳没有办法。

    他只好请何岳有空,去他家里帮忙看看风水,帮他涨涨桃花运之类的。

    何岳虽然答应了,却没有这个打算。

    之后,何岳把杨之敏直接放在了一个公交车站,然后一轰油门离去。

    杨之敏顿时只能在风中凌乱,气得不行,打呼遇到损友。

    一转眼,三天过去。

    何岳这几天,除了修炼、练拳,偶尔跑工地看看进度,每天去公司一趟,最多的事情,就是温养他体内的剑胎。

    这剑胎非同小可,是一种特别的炼制手法,用特殊的材料炼制而成。

    他已经明白,这一口子母铜剑,其实当初为了遮挡剑胎的锋芒,而让巧匠打造的母剑。

    至于后来为什么要用铜来遮掩,也许是为了挡上面的煞。

    几经波折,最终落到了何岳手上。

    这剑胎也算是遇到一个真正的主人。

    所以,在第一个晚上,何岳就迫不及待,把这剑胎炼化到了自己的丹田当中。

    本来剑胎的材质就不一般,而且又镶嵌了一枚虚空宝石。

    这样一来,剑胎更容易进入何岳的丹田当中。

    他用上一世获得的一门无上级养剑法门,时刻用自己的元气与剑胎慢慢融合。

    到时候,剑胎跟着他的境界提高而不断的提升。

    这就相当于是他的本命法宝了!

    他用《大本源心经》修炼出来的真气,炼制一柄本命法剑。

    最后他所能够达到什么程度,会怎么样,谁也说不清楚。

    毕竟,剑修是修士当中攻击最凌厉的一种人。

    而他又修炼了宇宙瑰宝,大本源心经!

    到时候,他本源雄浑,真气凶猛,驱动本命法剑,恐怕真的遇神杀神!

    所以,这样一来,他每天的修炼又多了一门《大虚空剑术》。

    而他也给剑胎取了一个名字——不败之剑。

    不败之剑,需要他不断地温养,慢慢地融合。

    然后,他需要找不同的炼制法剑的材料,加入其中。

    而且,他后来还需要不断修炼虚空剑气!

    但,这也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不过,当他将不败之剑吸收到了丹田之后,他整个人的气势也发生了变化。

    他的目光,他的元气都变得更加的凌厉。

    他已经初具一名剑修的气质。

    他的本源真气,也在渐渐转变为本源剑气。

    以后可以转变为,大虚空本源剑气。

    这一次的收获可以说非常不错,直接奠定了何岳的基础。

    他的拳法里面,都会带着剑意,这样威力也会大大提升。

    三天时间,他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

    同时,他的茶舍也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

    这一天,他正好过来验收工地。

    包工头已经拿了前款,现在就等着何岳验收,然后收取尾款。

    何岳今天独自过来,见二楼装潢没有问题,也比较满意。

    随后,他们到了楼下。

    “老板,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可以结清尾款了。”

    包工头也很期待,几天时间,能够赚十万,这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何岳会拖欠。

    这年头做工地,最怕的就是人家拖欠,一旦等你去要账,就算当孙子也不行。

    “嗯。”

    何岳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这个包工头:“这个没问题,不过,我问一下,阿翔这几天都没有看到他,他怎么样了?”

    “阿翔?”

    那包工头眉头一皱,然后挤出了笑容:“我让他去另一个工地了。”

    何岳脸一沉,看着对方:“我要听实话。”

    “老板,我说的就是实话啊!”

    包工头也有些不悦,语气变得有些不善:“老板,你要找阿翔,麻烦你自己去找,我们一码归一码,先结账吧!”

    何岳感觉到不对,上一次阿翔就是因为这个包工头要价太高,帮忙说了话。

    随后,他虽然给了原价,但是却再没有见到阿翔。

    他冷然道:“这样吧,你把阿翔给我叫来,我多给你两万。”

    包工头一听,脸色沉了下来,面色不善地看着何岳:“你不会打算不给尾款了吧?”

    “是啊,你不是想赖账吧?”

    “没钱就不要请人,请了就把钱结清吧!”

    包工头的几个手下也连忙喊道,他们气势汹汹的把何岳包围起来。

    包工头见状,也冷笑道:“老板,我出来混了这么多年,什么世面没见过,你要赖账说一声,我有的是办法收账!”

    他嘿嘿一笑,又道:“我不怕直说,钱,马上给,不然,上面的工地不但不保,你楼下的这些东西,我也要搬走抵账!”

    他又往前一步:“你是准备做生意的,我们天天来你这里喝喝茶,闹闹事,你到时候多的都要给我!”

    何岳听了,不由冷笑。

    “就凭你们?”他不屑一笑。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底细?”包工头不由笑了:“我叫你老板,是给你面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跟我们一样,是农村来的,一个小工而已。”

    “你在这里,是给别人打工的吧,我告诉你,你不把钱结了,我让你没有办法给你老板交代!”

    他指着何岳:“立刻,马上给老子转钱!”

    其他几个人也凶神恶煞,一副要把何岳吃了的样子。

    何岳听了,不由一笑。

    原来,他们是知道了他的底细,所以才这么嚣张。

    他们以为,自己很好欺负?

    他摇了摇头,冷笑道:“把阿翔给我找来,我多给你两万,如果不把阿翔找来,钱暂时没有!”

    “找死!”

    “打!”

    这个包工头也是有些凶狠的,说着就拖着一个锤子,朝着何岳的头上砸去。

    另外几个小工,也大吼着去抓何岳的衣服!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