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昆仑神术 > 第89章 关门弟子
    看着眼前这穿着紫色道袍的中年男人,韩不语一愣,不用说,眼前这个人肯定就是离剑宗的宗主了。只是,让韩不语没想到的是,这离剑宗的宗主竟然还喜欢看世俗中的东西,比如这直播!

    “晚辈韩不语,想要投入离剑宗门下。”听着离剑宗宗主问话,韩不语做了个道礼,说道。

    “哦?”离剑宗宗主听完这话,遂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韩不语,下一刻他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金丹后期?还问你师父是何人?”

    韩不语早已想到他会对于自己的境界感到疑惑,遂抬起头,道,“在我小时候曾经遇到过一老者,我所住的村子被僵尸一夜之间屠尽,就在那僵尸要杀我之际,那老者忽然出现将那僵尸杀死,后来看我无依无靠,便带我找了一个山洞,教导我如何修炼。不过,就在几个月之前,老者说自己大限将至便离开了我的身边。”

    这话属实,韩不语没有掺进去半点虚假,不过却是隐瞒了玄上真人的身份,而玄上真人也是被他说成了老者,要么鬼才不会怀疑,一个中年人竟然有那般境界!

    听完韩不语的话,离剑宗宗主微微思忖了一下,“这么说,你现在孑然一身?”

    “是的,宗主。”韩不语微微点头道。

    “那好吧,既然如此,我离剑宗也是广纳贤士的地方,你有如此经历,便代表着你与道门有缘,今后,你便做我颜波的亲传弟子。”宗主摆了摆手,道。

    一听这话,路长老马上就急了,“宗主,这孩子是炎儿寻来的,这……这理应是做我的弟子啊!”

    “路长老费心了!我看你教导了六七个亲传弟子,其他长老亲传弟子的人数也是差不多,而我身为离剑宗宗主,只有一个亲传弟子,是不是有些太不负责了?所以,他就留下来做我的亲传弟子吧!”说着,颜波摆了摆手,“路长老,听说高安市出现了邪教的踪迹,你先与其他几位长老商讨一下吧,等等我就会去的。”

    路长老还想说些什么,但见颜波如此,便也知道这件事是怎么都没有办法改变的了。

    随即,路长老叹了口气,转过身子便离开了。

    “小子,今年多大?”待路长老走后,颜波坐了下来,一手鼓捣着手机,一边说道。

    看到眼前的颜波在长老走后就显出了原形,韩不语嘴角微微一抽,心想着,这真的是离剑宗?自己该不会是进入什么蓝天计划组织了吧?一个宗门的宗主竟然会是这幅模样?

    虽说心里这样想着,但韩不语却是没有说出来,遂连忙说道,“我今年十八岁。”

    “十八岁?”一听韩不语说出自己的年龄,颜波手里面的手机差点掉进水里,“十八岁金丹境?”说完,颜波‘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看到颜波如此反应,韩不语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

    “你……有没有对象?对!你应该是没有对象,一直跟着高人修炼来着,哪有时间找什么对象。”说着,颜波脚下一踩,整个人飞身掠过了水池,落在了韩不语的面前,“嗯……相貌俊朗,器宇不凡,有那么一点我年轻时候的样子。”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听完颜波的话,韩不语满头黑线,如果不是说这离剑宗的宗主是化身境界,他肯定是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我有一女儿,和你一般大,可以说是倾国倾城,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女婿?”说着,颜波搂住了韩不语的肩膀,拍了拍。

    “……”韩不语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什么情况?刚来就要把自己的女儿给推出去,难道说,这所谓的倾国倾城,是背影倾国倾城,正脸一瞅崩国了?

    想着,韩不语微微摇了摇头,“师父,其实我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师父的好意,恕弟子没有办法做到。”

    “唉~别急着拒绝啊!我这女儿上山下游历去了!等什么时候她回来了,你俩见上一面,到时候你肯定魂不守舍!”说完,他拍了拍韩不语的肩膀,“你就住在这苑内吧,右边的屋子,一直没人住下,是我为我的关门弟子准备的,而你就是我要找的关门弟子。”

    说着,他叫来看门弟子,叫人准备了一套被褥给那个屋子送去,遂离开了别苑,去议事厅商讨关于邪教的事情去了。

    进了屋子,韩不语将自己的行囊放到了一边,来到床上盘膝而坐。

    自从突破到了金丹后期,他便一直找不到再次突破的那种感觉,虽说体内的真元呈饱和状,但却迟迟抓不到突破的契机,要不然,一举突破便会进入到元婴境。

    闭上双眼,韩不语调息了几个周天,遂进入到了修炼的状态中。

    ……

    议事厅大殿!!

    六位长老再加上宗主颜波坐在这议事厅的椅子上面。

    “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在高安市发现邪教踪迹一事了,不知道各位都有什么看法。”颜波一脸严肃的说道。

    待颜波说完后,周长老转过头看了看另外一个长老,两人对视一眼,周长老道,“高安市发现邪教踪迹一事,已经查明属实,之后我又派了弟子去查探,结果发现那只不过是一邪教的喽啰。”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上一次到阳市郊区查看楼宇的那个任务被新入门的一名弟子搅合,导致路长老的弟子,炎儿没有真正的历练到,我建议,这一次就由炎儿到高安市处理这件事情吧。”

    “这……高长老,那可是邪教!邪教之人做事向来神出鬼没,而且他们泯灭人性,像炎儿这般纯良的孩子,到时候岂不是会轻易中了圈套?”路长老一听高长老的话,马上便不乐意了。

    高长老摇了摇头,转过头看向颜波,“宗主,您认为呢?”

    “嗯……那倒也是,就这么定下吧,路长老,这一次任务就交给路炎,当然,我也会派我的弟子一同前去,相互有个照应。”颜波想了想,环视了一下周围几个长老,遂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