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九天真魔传 > 第96章 瘴气侵蚀
    周老大鼻息粗重,上身肌肉紧绷,大有就地正法的意思,而众目睽睽之下的麻巧儿,一丝不挂,强颜欢笑,难掩尴尬之色。

    “大人,在此不合适,换个地儿,奴家随您折腾。”麻巧儿好歹还有廉耻之心,面对数十双眼睛的注视,她难以接受。

    周老大不悦的冷哼一声,一把将麻巧儿抗在肩上,转身就走,随口吩咐道:“其他人按老规矩来,你们自行处置。”

    “几位道友刚来,不知这里的规矩,这一块矿区,我们周老大说的算,先上交你们得到的化瘴丹。”矮瘦男子双手背负,神态和善。

    走了一个麻巧儿,还有七个倒霉新人,他们不是傻子,此地由化神修士坐镇,先前的消瘦男子便是管事,而眼前这些人,其实和他们一样,都是被抓来的矿奴。

    见七人踌躇不语,矮瘦男子招了招手,二十余名矿奴会意,将七人团团围住,皆是神色不善。

    “你们、你们别过来。”付炎杰脸上惨无人色,以手帕捂住口鼻,连连倒退。

    自他踏入矿洞起,他的脸色就白了,在付炎杰眼中,这些人与野人无异,浑身污垢,一身恶臭,最为醒目的还是眼角的眼屎,一目明了。

    “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几名矿奴莫名其妙,刚走近几步,付炎杰立马杀猪般的惨叫,可他们分明不曾施展术法,甚至都未碰到对方。

    矿奴们虽不明所以,但看出了付炎杰眼中的厌恶,顿时怒火中烧,六名出窍期矿奴,不由分说的一拥而上,将炎杰打倒在地,一顿狂殴。

    “呸。”一名相貌丑陋的大汉,张嘴就是一口老痰。

    他早就看这小白脸不顺眼,还敢嫌弃他们,非得好好教他做人,是以大汉这一口老痰,不偏不倚,吐在了付炎杰的眼皮上,给他好好洗洗眼。

    付炎杰被打到头昏眼花,陡见大口老痰落下,瞬间面无人色,四肢抽搐,翻着白眼,直接晕了过去。

    有了付炎杰的惨案在,其余人老实下来,纷纷交出化瘴丹,没有丹药化解瘴毒,他们必须承受一日的瘴气侵蚀。

    “小子就差你了,快上交化瘴丹。”丑陋大汉来到叶宣面前。

    叶宣张口欲言,却见大汉喉结涌动,似在酝酿着什么,他的脸色霎时转冷。

    “交出丹药,这只半妖也还凑合,能让兄弟们过把瘾,用上一段日子。”又有几名矿奴围了上来。

    缩在叶宣身后的涂月,本就惊恐不安,闻言后瑟瑟发抖,一双小手拽着叶宣的衣角,使劲摇头,叫道:“我还小,你们别过来。”

    叶宣一语不发,灵识扫过矿道,确认周老大走远后,咧嘴森然一笑,朝面前几人抬起一手。

    “你是什么意思?娘的不老实,先弄他一顿。”丑陋大汉张嘴就吐,一口老痰激射而出。

    几人狞笑着,或是手中掐决,或是取出法宝,正要大展拳脚之时,迎面阴风骤起,他们双眼陡然暴突,一只磨盘大小鬼爪抓来。

    青色的鬼爪上,鳞甲纤毫毕现,鬼气森森,掀起大片阴风,噗嗤声中,一爪子下去,叶宣面前再无活人,只剩一滩肉泥。

    “找死。”矮瘦男子冷喝。

    十几名矿奴蜂拥而上,叶宣接连两指点出,又弄死两名矿奴,一把扛起涂月,大笑着夺路而逃,并未和矿奴们纠缠。

    “别追了,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去禀告给周老大。”矮瘦男子连忙阻拦。

    叶宣杀他们,分明随意至极,就跟捏死小鸡崽差不多,这种狠茬子如何是他们能动的。

    漆黑的地道内,叶宣一路奔行,直到四周悄无声息,他才慢下脚步,心念转动间,他也明白了灵矿内的规矩。

    由于时常会有新人补充,矿奴的死活,管事不会放在心上。再者,采矿之时,无人督促,瘴气威胁之下,矿奴们不得不拼命采矿,以换取化瘴丹保命。

    “小的谢过主人,主人没有抛弃小的。”一双小手摸到了叶宣腿上,卖力的给他捶腿。

    漆黑的矿洞内,涂月刚够到叶宣的腰,紫色的双瞳格外显眼,成为黑暗中的两抹紫光,正仰着小脑袋一脸感激。

    “到洞口去把风。”叶宣不以为意,随手摸了摸涂月的头。

    涂月乖巧无比的小跑到洞口,转过身子,甲壳舒展开来,如一面甲壳墙,堵死洞口。

    叶宣盘膝而坐,没敢进入万象镜,化神修士神识强大,整个灵矿都在神识范围之内。

    他延伸出灵识,探入土石层,深入近百丈后,灵识便到了极限,百丈土石内,仅有四块矿晶,且只有拳头大小。

    四块拳头大小的矿晶,还不够换取一颗化瘴丹,灵矿内常年受瘴气侵蚀,土石层非同一般,质地坚硬无比,若是强挖,实在是吃力不讨好。

    “原来如此。”叶宣心有明悟,先前的那些矿奴,俱是脸色蜡黄,更甚者满脸青黑。

    采矿难度出乎意料,矿奴们所得的矿晶,无法维持每日所需,长年累月,瘴毒蚀体,终有一日,瘴毒积聚之下,迟早会要了矿奴的命。

    洞内阴风骤起,一尊琉璃阴神显现,叶宣脱离肉身,看了眼一脸乖巧的涂月,一晃没入土石层内。

    少顷后,琉璃阴神钻出石壁,手中多出四块矿晶,看似简单,但他心中难以平静,放在外界,以他琉璃阴神身,大可遨游千里,魂游一整夜。

    可落到此地,瘴气弥漫不散,肉身受瘴气侵蚀,叶宣没想到的是,阴神也会受到侵蚀,短短一炷香不到,他竟有了虚弱之感。

    肉身受瘴毒侵蚀,还能以化瘴丹清除,可阴神受到侵蚀,又要如何化解?长年累月的侵蚀,慢慢消磨掉一身根基,道路就此终止。

    这还是他阴神强大,堪比出窍圆满修士,其他矿奴的艰难可想而知,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直至毒发身亡。

    “迟早要屠了他们。”叶宣心中杀机狂涌。

    平白遭了算计,坑些灵石还罢,如此做法,比直接取人性命还要狠毒,以叶宣的心性,如何能服气?这口怨气唯有斩尽杀绝来平息。

    冷哼一声,叶宣一拍储物袋,身前多出一堆炼器材料,阴神不可行,只能换种采矿方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