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穿越之王者卖农药 > 第61章 宫本武藏
    由于帮助身残志坚的少年,却意外地成了英雄狂铁的老师,褚明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咳咳,你的孝顺之意,为师心领了。我们赶紧办正事要紧!”褚明用湿巾擦掉了嘴唇上的油渍,催促道。

    “铁儿,你现在运用天人感应试试,能不能获得屋子外面的视野?”天逸闻见儿子屏气凝神,微微皱眉,鼓励道,“别着急,慢慢来,凡事不能一蹴而就……”

    “老爹,别吵了行不行,我在听槐树下那些异妖讲话,他们在分派任务!”天心铁嫌弃地看了一眼他老父亲,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说道。

    天逸闻默默咽下一口老血,不敢再出声。

    “没有发现异妖,但村民们无不痴痴傻傻,除了胡家四个孙辈,正眉来眼去,有说有笑。”天心铁双目灵力积聚,青铜之色流转,他口中说道,“赵村长和胡长老坐在一张台子上,村长比较失落,一言不发,但胡老头却在喝茶,看着悠然自得,似也参与了此事。”

    “我说怎么看他们几个怪怪的,能听见他们说的什么吗?”天逸闻追问道。

    “四人当中,井冰姐在发号施令,她让井彦哥去村长家,务必取得晶核;又让井石那憨子去村口把守;让何经荃,不好,何经荃他朝我们天家这赶来了,练了邪功似的,速度极快!”天心铁表情乍变,大惊道。

    天逸闻倒不慌乱,看向褚明,说:“还好我已经让我爹带着家眷到密道中暂避,怎么办,撤还是留?褚贤侄你拿主意!”

    褚明略一思索,说:“依我看,他来的目标就是你,因为刚才你腿中飞出来的,是种专门追踪用的蛊虫。”

    天逸闻疑惑不解,反问:“啊,那小虫子不是被你死了吗?”

    “死了也可能遗留下某种气味,比如椿象、草蛉等……呃,这些都不重要,即然他们能找到你,那逃也无用,不如想办法迎战。”

    褚明想找机会一定要给他们普及下昆虫学常识,比如昆虫的嗅觉器官,如何通过气味觅食等,当下时间紧迫,想想还是算了。

    天逸闻拍着他的肩膀夸赞道:“有胆量,我们该怎么做?”

    “离我们还有两组房屋的距离。”天心铁觉醒后,意感超常人一步,当褚明看向他时,便知他要问什么。

    褚明眼睛骨碌一转,说道:“先设下陷阱,叫他有来无回!”

    ……

    ……

    柳时真擅长的是战斗,在山林中他能潜伏十天半月,在暴雨中能百步穿杨,在群魔乱舞中亦能取敌人首级,但舞台与聚光灯却有些限制他的力量。

    准确的说,他不喜欢做秀,觉得太过浮躁,唯有战斗能带给他快乐。相比于背诵那些华丽的词藻,他还是渴望站在前线,沉着冷静地判断局势,又准又狠地射出每一支箭。

    可黄老将军半个月前就开始嘱咐他,要把这次发表领奖感言当成一头异妖王来对付,他老人家的一席话竟讲出了时日无多,衣钵亟传的感觉。

    柳大尉已经讲得口干舌燥,台下的粉丝热烈鼓掌,纷纷提问,又涌上舞台想与他拥抱,黄敢当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回绝,因为这是积攒群众人气基础的绝好时机。

    好不容易,评选大会谢幕,柳时真一边向他的座驾跑车走去,一边用通讯器联系副手询问战斗的情况,因为那片殷红的信号总在他心头挥之不去,甚至升腾起不祥的预感。

    “柳大尉,终于给我找到你了!”一位穿着金色学师袍的束发男子走到他背后。

    学师袍,只有学院中山长级别的人物才有资格穿戴,象征博学与德厚,乃是学者师尊之袍。

    “您是宫本武藏山长?能见到您真是荣幸,我几乎熟读您所有的兵法专著!”柳时真拱手问礼道。

    他性格率真,从不阿谀奉承,说的都是大实话。毕竟当时用兵第一人,鬼谷学院王禅院长都曾用四个字点评过宫本的兵法造诣:“出奇制胜”。

    宫本山长正了正学师冠帽,回礼道:“哈哈,承蒙抬爱,本山长也是久仰大尉之名,今天得见,当真气宇轩昂,心中甚欢,不如随我一起赴局,都是些精研兵书、谋略过人的妙人大家!”

    “在下还有任务在身,须尽快前去指挥!”柳时真拱手道谢,回绝了他的盛情邀请。

    那宫本武藏却攥紧他的胳膊,生怕煮熟的鸭子飞走一般,说道:“哎,我已和黄老将军打过招呼,不就是几名小小异妖,相信你手下那些精兵强将独自也能解决!有时候学会放手也是一种带兵的策略嘛!”

    “可是……”柳时真内心有些动摇,毕竟他说的几点理由都不好推脱。

    “别可是了,不答应就是不给我宫本面子!悄悄告诉你,今天我好不容易请到鬼谷至尊的亲传弟子庞涓将军,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哦……”

    宫本武藏又抛出诱饵,不由分说拉着早已心动的柳时真,坐进旁边一辆陆犀牌加高加宽的七座越野车。

    数秒后,不知多高级别的晶核在发动机内极速运转,车子竟发出野兽一样的咆哮声,扬长而去!

    ……

    ……

    狭小山洞背后的密室里,有药液沸腾时冲击着玻璃瓶罐的声音,有高温丹炉中快煨熟的丹药外衣不停爆裂的声音。

    扁鹊灵体投入巨大的容器,一下子没入那具完美无瑕的身体当中。

    “还是拥有肉身,才能安心啊!”扁鹊舒服地发出一声低吟,“融合第一段完毕,这具躯壳很适合我,一点排斥反应都没有。”

    “融合进入第二阶段,起身活动一下筋骨,打一套五八拳法,看看能否完全继承修为。”扁鹊望了一眼墙壁,“四位护法不知有没遇上麻烦,过去每次转世过程都不会太平。”

    密室中挂着四块罗盘,分别对应着一块命盘系在转世护卫者的身上。

    “杨钊和孙仲谋那边我不担心,他俩都能独挡一面,只是墨神会一帮挥铲子、弄铁锹的,不知能给我派来什么人!”扁鹊担忧不已,这会他宛如新生,别说逃命,连走路都不利索。

    “不好,西方、北方罗盘预警!”扁鹊一下子心跳加速。

    扁鹊公真是凶多吉少。

    求收藏,求点评,求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