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七玄至尊 > 第368章 腥风血雨
    让出赤炼妖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种事情,他江七玄绝对不可能去做。

    退缩,是不可能的,哪怕是死,他也不可能的。

    他若是退缩了,也就不是江七玄了。

    “小玄,还记得你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吗!”就在江七玄沉思期间,易峰天突兀的问了一句。

    话音落下,江七玄的眼神中闪过一缕夺目的锋芒,寒光刺骨,耀眼夺目。

    “记得。”江七玄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他们为什么会过来,回来到这里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忘记。

    或者说,他怎么有资格去忘记,别忘了,他们来这里是因为什么,是因为他们过去的家,没了。

    啸天学院,没了……

    正是因为啸天学院没了,他跟小九才在童老的安排下,来到了这里。

    啸天学院为什么会遭遇那样的大劫难,童老清楚,易峰天清楚,江七玄也同样清楚。

    虽然上次的事情并不能怪江七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上次的事情江七玄的确有难以推卸的责任,换句话说,那就是上次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他的确起到了推动事情发展的作用。

    若不是因为他将公孙侯爵之子杀死,若不是因为他的父亲为了保护他而被风行帝国带走,啸天学院就断然不会遭遇那样的惨痛教训。

    所以,不管怎么说,啸天学院的覆灭,也都跟他有着无法推卸的渊源和责任。

    他曾经发誓,他会让公孙家族的人付出代价,他也曾经按下誓言,将来一定要将他的父亲救出,将风行帝国踩在脚下。

    因此,他来到天涯山的原因,他怎么可能忘记?

    痛入心扉的故事,深入骨髓的愤怒,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历经沧桑,他也断然不会忘记。

    看着江七玄那眼眸通红的模样,易峰天就知道江七玄从来没有忘记,随后只听易峰天继续开口说道:

    “既然你记得我也就不在赘述了,你好好想想,当初啸天学院为什么会灭,是你做错了吗?还是啸天学院做错了?”

    还不待江七玄开口,易峰天便继续开口说道:“不是,你们都没有错,你没有错,啸天学院也没有错,但是既然没有错,啸天学院为什么会遭遇灭顶之灾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也很明了,那就是实力,若非公孙家族有比你们强的实力,他们敢去啸天学院欺辱你们吗?”

    “我想,他不敢,他也绝对没有那个胆子,但是他们为什么敢去欺负你们呢,那自然是认为比你们强了。”

    “因此,哪怕你们什么问题都没有,什么错误也没有犯,只要公孙家族想要灭掉你们,一样只能是轻而易举。”

    “一切的根源,还是因为实力。”

    易峰天缓缓开口说道。

    “既然你经历了啸天学院覆灭的事情,你就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外面的世界,有些时候,并不像你所居住的小屋一样充满了温馨,外面的世界更多的是腥风血雨。”

    “腥风血雨的外面世界,固然精彩,但是也同样伴随着危险,外面强者如云,大势力的弟子时有出没,跟你一样天赋杰出的存在也是层出不穷。”

    “你虽然天赋异禀,很是杰出,但是世界这么大,跟你天赋相近的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存在,而且很多时候,天赋异禀的天才并不意味着能够成为强者,只有能够成长起来的天才,也有望成为强者。”

    “这个世界上,天才不少,但是能成长起来的天才却是太少了,因为中途因为各种原因陨落的天才实在是太多了,甚至多的书数都数不过来。”

    “刚过易折,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有些时候退步与后退,并不一定代表着耻辱,有些时候同样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原则。”

    易峰天看着江七玄缓缓开口。

    江七玄看着易峰天,虽然易峰天说了很多,但是江七玄总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他仿佛像是怕打击到自己似得,想说又要控制按捺着自己,不让自己说出来。

    “易长老,您跟童老是师兄弟,童老算是我的半个师傅加长辈了,您也就同样算是我的长辈了,若是您将齐玄当自己人的话,有些话不妨直说。”江七玄看着易峰天开口说道。

    与其让易峰天这么一直推推微微,扯呼其词,他觉得还不如让易峰天将话说明白,说透彻呢!

    相对于易峰天的吞吞吐吐,江七玄更喜欢直截了当,有什么就说什么,哪怕是真相有些残酷,他也同样愿意等待那个真相。

    “不是我不愿意明说,我是怕说出来,让你……”听到江七玄的话后,易峰天脸色有些纠结的开口说道。

    然而,易峰天的话音还未彻底落下,江七玄便再次开口了。

    “没事,易长老您就放心吧,我能承受得住。”江七玄缓缓开口说道。

    “真的?”易峰天有些狐疑的看了江七玄一眼,开口说道。

    “那肯定是真的啊!”江七玄一口笃定的开口说道。

    “好,既然你这么坚持,那么我也就不跟你遮遮掩掩了,跟你直说了。”易峰天坦言开口道。

    “嗯,说吧!”江七玄看着易峰天点点头,开口说道。

    “小玄,之前仇九派过来通知你去见他的人,你应该也见过了吧?”易峰天开口问道。

    “见过了,怎么了?”江七玄好奇地看着易峰天,反问道。

    “你如何打算?”易峰天看着江七玄,继续开口问道。

    “如何打算?”江七玄意味深长的看了易峰天一眼,随后继续开口说道:“自然是不搭理他了,他算个什么东西,我要去见他?”

    “别人怕他,可不代表我齐玄也会怕他。”江七玄眼睛眯了眯,瞳孔之中闪过一抹寒光,要是什么人都想踩在他江七玄的头上拉屎,那他们还真是想多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易峰天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你父亲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若是你父亲在,你这么做倒是无可厚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