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剑碎星海 > 第655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
    “两,两位前辈,这玉龙酒不过一块下品灵石一壶,这一壶酒,就当是,就当是小道士我请二位前辈的......”

    左右看了一眼,求生欲很是旺盛的小道士哭丧着脸,从腰间别的储物袋之中拿出了两块下品灵石,颇为心疼的看向了一旁的伙计,连忙将这两块下品灵石递出,还小声说道:“另外一块下品灵石全都换成最便宜的灵米酒。”

    韩云鹤没有什么反应,陈寒倒是颇为诧异的看了这小道士一眼。

    脏兮兮的破旧道袍,仅仅只是寻常布料,甚至连那些低级修真星球之中最下级的法器都算不上,如同凡人衣服那般的寻常棉布罢了,浑身上下的灵气不算多么充沛,如果按照之前陈寒停留过的那碧琳星的修为来计算的话,这小道士仅仅只是一个金丹期的小修士。

    “这位小道士才是真正的我道中人。”

    打量了这小道士一会,陈寒点了点头,没有再理会那边的韩云鹤,朝着拿着酒就要跑路的小道士招了招手:“来,剩下的这些酒你我二人一同喝,让他人知道知道什么叫酒逢知己千杯少。”

    小道士哪敢不答应,事实上,之前看到这一长桌五十二壶酒水,心里早就暗暗咽了好几口口水了,小道士嗜酒如命,但是修为财力实在是不多,每个月攒这么几块灵石不想着修炼,只能买些修真界最低级的酒水来过过瘾了。

    不过,能在这修真文明出现的酒水,自然不是普通的凡俗粮食所酿造,大多都也是一些灵物,过了口舌之欲的同时,也对于修为有些一定的帮助,小道士倒也是乐在其中。

    一听陈寒这话,小道士顿时大乐,不过他也不是猴急之人,装模作样的在桌前行了一礼道:“贫道吴桐子,再此多谢前辈。”说罢,小道士吴桐子直接坐在了桌旁的另外一个凳子上,也不客气,直接就拿起一个早早就看好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梧桐子?你这师傅起名的本事比我估计强不到哪里去。”对于小道士的行为举动,陈寒没有什么,同样接过了那小道士放下的那个酒壶,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这杯澄黄色,香气如兰如芳的清酒,陈寒倒是不太感冒,习惯了养剑葫中的锋锐之气的酒力,对于这些温温吞吞的美酒说不上厌恶,但是也绝对称不上喜欢。

    只不过这名为千秋雨的美酒,是这整个酒铺最高档的几种酒,一壶便要十几个中品灵石,比起刚刚的那一壶只要一个下品灵石的酒,不仅仅味道迥异,其中酿造的灵物档次,与酒劲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一杯酒下肚,自诩为酒量相当不错的小道士吴桐子便顿时感觉有些晕乎。

    “前辈......你说错了,不是凤凰落与梧桐木的梧桐,而是口天吴,木同桐,贫道也没有师傅,这吴桐是贫道的俗家本名,成为道修也就以此为号了。”吴桐子面色潮红,手中已经空了的酒杯却始终没有放下。

    “居然还有这种事!?”陈寒双目睁大,有些诧异。

    “哼,孤陋寡闻,修道之人以俗家名号为自己道号,这有什么奇怪的。”一旁见没有人搭理自己的韩云鹤瞥了两人一眼,同样一伸手,把那壶千秋梦的酒壶抓来,也给自己倒了一壶。

    韩云鹤头一仰,白玉的酒杯之中黄橙酒水往口中倒去,眼角余光又看了那白袍青年死死盯着这一壶酒的目光,有些气急的怒喝道:“这一壶酒就当是老子请你们的。老子活了一万三千年,头一次看到这么小气的同境界之人。真是羞于尔为伍。”

    “哼”冷哼一声之后,陈寒这次没有在理会他,而是看向那小道士吴桐子道:“小道士,这道修,和修道可不一样,你看看这黑炭头一样的家伙,便只能算得上是道修,实际上狗屁不算,连一身道袍都没有,只是修炼强大力量强化己身的修炼者”

    “这修道则不同,不仅是力量,更加重要的是心境,还有就是做人以及天地间有的大道理,像你这样的大酒鬼,估计以后成不了那种真正厉害的修道人。最起码嘴皮子这一关就不好过。”

    韩云鹤横了陈寒一眼,仔细想了想还是继续喝酒,眼前这个家伙看上去没有一点无极境强者的气势,但是能这般活到现在的,绝对不是常人。

    相比起他的心思,小道士无疑要单纯许多,他那已经有些泛红的眼神迷离,重新倒了一壶酒隔一会就小抿一口,一听陈寒这话顿时反驳道:“前辈你说的前半句对,后半句就错了。”

    “修道是修心,修的是自己的道,名号也罢,喝酒也罢。都是自己的事情,最多只能算是我境界不够,跟别人有什么关系,更不用说这又跟嘴皮子有什么关系,修道是修心,又不是修嘴......”

    随后,他就一直小声的念叨着这句‘修道是修心,修道是修心。’

    “嘿”陈寒嘴角露出笑意:“刚说完你这小道士嘴皮子不行,现在一看,跟我遇到的那些臭道士都一个样,嘴皮子确实是厉害。”

    “嗝,那能有多厉害?难不成还能活生生把一个人说死了?”小道士打着酒嗝,慢吞吞的道。

    “可比那厉害多了,兵不血刃直接摧毁了一个无极境修士的道心,你说厉害不厉害?不对,你这小道士知道什么是无极境吗?”

    他这话一出口,一直在那一个人喝闷酒的韩云鹤惊愕的望了他一眼,随即连忙低下头看向了酒杯,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推杯换盏。转眼间,桌子上的酒壶,就被喝光了一大半,小道士不用多说,早就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倒在桌子底下了,唯有陈寒和那韩云鹤。

    之前闹得很是僵硬,但是现在这两人居然喝到了一起去。

    “道兄如此修为,怎么唯独贪恋这杯中之物?”同样双眼有些迷离的韩云鹤对着趴在桌子上,黑发披拂四散,面色红润但是满口酒气的白袍青年问道。

    “酒是好东西啊,谁不喜欢啊。”摇晃着杯中稍微有些粘稠的琼浆,陈寒含糊的说道。

    “我道之人追求永生大道,长生不死,口腹之欲应该不算什么吧?”

    陈寒点点头:“谁特么想死啊,谁不想一直活着啊,可是我问你,姓韩的,如果有一天,一个特别特别厉害的臭牛鼻子告诉你,你必死无疑,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为他人做嫁衣,你还有继续走下去的信心了吗?”

    “特别特别厉害?那得有多厉害?能比我们修罗真君还厉害?你们这些剑修,不是讲究剑心澄澈,一往无前吗?

    老子我今天可算是长见识了,头一次特娘的看到这么窝囊的剑修。我要是你啊,就非得试试看,等到以后到你说的那牛鼻子面前狠狠的显摆一下,呸。”

    韩云鹤还在不住的灌着酒水,不屑的说道。

    “你这小小的无极境修士懂个屁,就你这样的,这辈子都看不到人家一次。还去人家那好好显摆,嘿...呸......”

    “你特娘就不是小小的无极修士了?凭啥说我,你这人可真是没良心,老子替你说话,不知道好歹。咦,没酒了,伙计,上酒啊,我有的是灵石。”

    “不喝那些,没劲,来喝我的!”

    双眼迷离的陈寒摸向了早早被楚红玉放在一边的雪白葫芦,打开葫芦塞,虽然只是温养了这么一会,但是那原本莹蓝色的酒水上散发着淡淡的白色气流。

    陈寒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韩云鹤倒了一杯道:“这一杯算是我请你的。”

    两人一同猛灌了一大口,陈寒也就罢了,之前便习惯了这酒的滋味,可是这有着锋锐之力洗炼的酒,韩云鹤倒是头一回尝到,顿时龇牙咧嘴,好不难受,可是还接着往嘴里灌。

    没有管他那副目光,看着杯中那如同天空之中银河一般梦幻的蓝色液体,陈寒突然道:“其实啊,这一辈子我过得挺值了,好多好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都做过,真的挺值了。”

    即便醉意盎然,陈寒想起了从自己那个地球来到这个世界所经历的一切,嘴角也是不自觉的有了一丝丝的笑意,幼年时的困苦,后来的发迹,更后来进入星空之时的惊叹与好奇,再到现在这幅模样。

    “哭过跪过低头过,也看过笑过不屑过,不错了,值了。”

    “呸,真你娘的没出息,你干脆别修剑了,去修‘针’吧。说不定能依靠着这个走出一条通天大道来。”

    说到这里,韩云鹤似乎觉得有些无趣,摆了摆手道:“老子现在只想喝酒,不想听你这窝囊废埋怨,赶紧倒酒。”

    随后,他从桌子底下捞起来那已经打起呼噜的吴桐子,硬生生居然给小道士摇晃醒了,指着陈寒道:“小道士,你说,这家伙是不是个窝囊废?”

    小道士明显不知道怎么回事,韩云鹤别看醉意颇深,但仍然完完整整的给小道士说了一遍。

    小道士原本就有些迷糊的双目惺忪,居然连滚带爬的来到了陈寒身边,猛地一拍他的肩膀,打了个酒嗝道:

    “陈...陈道兄,我交给你个法子,那个和你说这些的人和要杀你的人,你是不是现在都打不过啊?我以前在市井的时候,遇到那些一起讨饭的大孩子抢我吃食的时候,我虽然打不过,心中郁气难平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法子,你跟我学啊。”

    “对了,那两个人都叫什么名字啊。”

    陈寒趴在自己的双臂之上,双臂拖住墨青色的大石桌子,含糊不清的说道:“臭牛鼻子叫通天,还有个特别骚包的外号,居然敢自称道主,那个要杀我的,后来改名叫剑无悔,原名叫什么我也不知道。”

    小道士点了点头,双眼迷糊,摇晃不已的身体竟然缓缓的站立起来,只不过有些左右打斜,仿佛一个不注意就要栽倒在地上。他又回头拍了拍陈寒道:“陈...陈道兄,你跟我学啊。”

    听到他这话,陈寒也从桌子上起来,同样摇晃着身躯站起了身,就站在这小道士的身旁。

    一旁那个仰躺在椅子上的韩云鹤看着这两个摇摇晃晃的身影,满嘴酒气也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玩意,只是看那满眼的嫌弃显然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通天道主,剑无悔!”小道士这个时候想要强行装出一副大义凌然的坚定模样,但是脑袋怎么都不听使唤一般,摇摇欲坠,他一手扶住桌角,一手指着上方。

    “通天道主,剑无悔!”陈寒比之小道士也强不到哪里去,摇摇晃晃,一脸通红,一嘴酒气。

    小道士听完陈寒重复自己的话语,那个扶着桌角的手拿回来,掐住自己腰部,另外一个指着上方的手却没怎么变,他仿佛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大喊道:“我艹你俩祖宗!”

    一声大喊完之后,小道士似乎终于扛不住了,直接身子一倒,倒在了地上,眨眼间就打起了如雷一般的呼噜声。

    可是一直等着小道士说出下一句的陈寒,听到这里的时候却是一愣,原本张开的嘴却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

    他低下头看了一眼已经酣睡的极为香甜的小道士,嘴角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同样学着小道士的动作,一手掐腰,一手指着上空大喊:“我艹你俩祖宗!”

    随即,也是身形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不过他与小道士不同,吴桐子是酒意太浓,直接昏睡了过去,而他则是被一阵无形的电流给点了个浑身酥软。

    一道没有丝毫感情的话语只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再有下次,就不用剑无悔动手了。”

    倒在地上,连一根手指都无法移动的陈寒却是一阵哈哈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