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吼!!”

    吼声震天,猿王愤怒的咆哮起来,孟澈的攻击虽然造不成什么实质的伤害,但即使再皮糙肉厚,一记排云掌也让它感受到了疼痛。

    粗壮的手臂向前一挥,直接横扫向胸前的孟澈!

    孟澈脸色一变,连忙向后爆退而去,躲开了猿王的攻击。刚刚落地,便是全力运转起化云诀来,白茫茫的真气如同云烟般缥缈无常,四散在身边,接连出指,每一指都电射出一道寸指大小的白光!

    嘭!嘭!嘭!

    猿王抬起了粗壮的双臂,交叉防御在身前,挡住了要害。一道道白芒轰击在身上,却是唯有自身破碎的下场,青铜色的皮毛闪烁着寒光,泛着金属般的光泽,给人以坚不可摧的感觉!

    “该死的,这畜生竟然这么硬!”

    孟澈暗骂了一声,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这头凶猿的实力本就不下于他,单臂一晃就是超过千斤,身上那层诡异的皮毛更是坚硬如甲,此时也犯愁起来。猿王步步逼近,孟澈却是步步后退,退到了悬崖边上!

    “呵呵……小家伙,特殊之气的名头,你应该听说过吧?”

    就在这时,孟澈的耳边响起了一声随意轻松的话语,声音轻佻,却又平稳中和。似近在耳边,却又如同从四面八方而来,让人无法通过声音辨别位置。

    “坤老头,我就知道你在,快来救我啊,你还真想让我被这群畜生杀了!”闻言,孟澈脸色一变,更加愤怒起来,直接吼道。猛地转头看向他之前放置好的石坛,果然已经消失不见。

    “我要是被杀了,等我师傅回来,你也不好受!”

    “哈哈……小家伙,现在知道着急了?”此时在陡峭的峭壁上,有一棵探出岩土的扭曲苍松,坤长老舒适的斜躺在苍松上,身下就是万丈悬崖,手中抱着一个泥封的石坛,一边和孟澈对话,一边已经猴急的伸手拍在了石坛上,将泥盖拍飞。

    “哼……再说了,你师傅之前答应我一个月的期限,如今这时间可是已经到了,你我也就不用管了。”坤长老悠闲的说道,单手提着石坛,就朝着嘴中大口灌起了猴儿酒,连喝五大口,才舒爽的喊道,“好酒!不亏是十年一酿的佳酒!也难怪那群猴子拼了命的追杀你,这头猿王已经是一阶巅峰了,估计就指望这坛猴儿酒提升境界了。”

    “老头,你就会说风凉话吗?猴儿酒可是你让我偷的!”

    孟澈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和坤长老这种不着调的长辈相处了一个月,无形间竟然养出了一股痞气,和以前那总是稳重的形象判若两人!

    嘭!

    青铜猿王又是奔来,震动山崖晃动,双臂直接一个熊抱,扑向孟澈!

    轰!

    孟澈双腿弯曲发力,就是一跃而起,跳上了十几米的高空,不过他身后的石头可就没这么幸运了,一整块巨石被这对猿臂揽住的一刻,轰然爆碎开来,碎石迸溅!

    这一幕,看的孟澈有些头皮发麻,咽了口唾沫,定下心神,默念起了口诀!

    “山河霸体!”

    孟澈大吼了一声,浑身闪烁起了淡淡的白光,这光芒深入肌体,宛若天成,肌肤刹那间变得晶莹剔透,如同新生的婴儿一般,于此同时化云诀疯狂运转,丹田之中的真气被完全调动了起来。

    听到这一声大吼,坤长老眉头不由得一挑,越想越气,抬起头又灌了好几口猴儿酒,酒香四溢,脸颊变得红晕,低喃道:“这小家伙倒是有股子倔脾气,竟然还真让他在半个月的功夫达到了修炼山河霸体的标准,还成功掌握了第一重。”

    而且孟澈修炼的功夫也是奇怪,毫无属性,却是千变万化,山河霸体是土属性的神通,按理说土属性的功法更容易契合,但在那白色真气面前,似乎一切的定律都失效了。

    轰!

    孟澈冲天而降,抬起拳头轰向了猿王的脑袋,拳头上白芒涌动,肌肤如玉。

    一拳之威,命中的一刻,风浪滚滚,开启山河霸体后的孟澈,肉身的力量竟然一瞬间增长了数倍。

    “吼!”

    猿王惨叫了一声,接连后退,巨大的身躯向后倒去,震起烟尘!

    不过孟澈还没来得及高兴,猿王便再次爬了起来,巨大的脑袋上已经鲜血淋漓,张口咆哮了一声,露出了锋锐的尖牙利齿,大手向前一抓,便抓住了孟澈的小腿!

    “吼!”

    猿王的巨力显现,直接将孟澈提了起来,朝着地上扔去!

    嘭!嘭!

    孟澈如同陨石坠地般,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余力未消,身形止不住的朝着悬崖边滚去,片刻的功夫身影悬空,幸好在即将掉落下去的一刻,孟澈忍着剧痛,咬牙抓住了悬崖的边缘。

    “呵呵……小家伙,山河霸体倒是学的有模有样,之前就提醒过你了,却非要逞能。”坤长老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手中的石坛已经空了一半,“既然人族都能觉醒什么特殊之气,那兽类为什么不行,你眼前这头猿王,应该就是有某种金属类别的特殊真气,想要破开它的防御,你可要下点功夫了。”

    “不……帮……忙,就少……说风凉话!”

    孟澈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回道,双臂猛地用力,身形再次跃上了悬崖。

    “小心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坤长老悠哉悠哉的说道,抿着小酒,看着风景。

    “呼……呼……”孟澈喘着粗气,双眼眯了起来,山河霸体对肉身的增强的确显著,即使只是第一重,在刚才的攻击中,他也只受了点小伤。不过要维持山河霸体,对真气的消耗也是极大的,以他如今的实力,只是维持十分钟!

    “吼!吼!吼!”

    围绕在悬崖边的猿群兴奋的咆哮着,似乎是看出了入侵者正处于下风。

    猿王挺直了胸膛,额头上划过的鲜血流过脸庞,低沉的吼声在咽喉中回荡,兽瞳凶狠,浑身亮起了一层淡淡的青铜色彩!

    第一更,有些累了,偷了会儿懒,更新晚了,抱歉,今天依旧四更。

    老瓜说过,无论更新多晚,第二天大家起床,一定会到!!求推荐,求收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