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你,你就是我的守护灵吗?”夏玲紧张的反问道,双手握于胸前,踌躇的不知该不该上前。

    李轩辕并没有立刻回答,双眼痴痴的望着夏玲,伸手拂过夏玲的脸颊,嘴中喃喃道:“像,实在是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

    “看来也是有故事的人啊。”江白感叹了一声,缓缓摇头。

    夕阳西下,一晃的功夫时间稍纵即逝,映衬着天际的火烧云缓缓挪移,最后的余晖铺洒下,罗刹街即将陷入黑暗,居住在街道上的亡灵们都是赶忙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房屋阁楼的阴影开始拉长。

    李轩辕眉头一皱,遗憾的望了一眼夏玲,开口说道:“抱歉……刚刚见面就马上要分离了,从今以后我会好好守护你的,切记,以后在深夜的时候,除非万不得已不要召唤我。”

    夏玲还没反应过来,李轩辕便是化身满身灵光消散不见。

    “喂……”夏玲连忙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不解的望向江白,开口问道,“师傅,我的守护灵他是怎么了?”

    “老夫也不太清楚……”江白摇了摇头,双眼也微眯起来,略微沉思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我能感受到的,他的气息并不纯净,尤其是接近黑夜之时,竟然有股入魔的感觉,我想他应该是仙魔同体,结合刚才他自己所说,夜晚尽量不要召唤他的话,他应该入夜会化魔,白日却会保留仙的本性。”

    “仙魔同体……还有这种守护灵?”曹焱兵也是微微诧异,眉头蹙了蹙,也没有多说什么。

    “还有这种风险啊。”夏玲刚刚兴奋起来的脸蛋再次垮了下去,原本她还以为只要召唤出守护灵,她就能高枕无忧了。

    江白无奈一笑,望了一眼已经落至地平线的骄阳,说道:“所以你今后修炼方面依旧不能落下,甚至要更加勤奋才行啊,为师不可能照顾你们一辈子的。”

    “是,师傅。”夏玲点了点头,恭敬的鞠了一躬。

    “在认真修炼之前,麻烦你把饭做了行吗?为了帮你这个笨女人解决问题,我们都一天没吃饭了。”曹焱兵冷漠的声音悠悠响起,双手抱在脑后,“你打算让我饿着肚子,守护镇魂街吗?”

    “哼……看在本师姐今天心情好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夏玲哼了一声,思来想去自己师傅也一天没吃饭了,连忙转身走进了屋内,忙碌了起来。

    “夏玲姐姐,我来帮你。”曹玄亮突然一笑,随后也跟着进了厨房。

    环形山的山顶,江白立于灵槐树下,俯瞰着整条罗刹街,注视着那逐渐落下的骄阳,阴影已经漫过了山顶。而曹焱兵则靠在灵槐树的树干上,嘴里叼着一根青草,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呼~~!”

    一阵寒风拂过树梢,灵魂树的枯枝微微一颤,那远处的最后一抹灿烂的余晖也被黑暗淹没!

    “嗖!”

    江白突然动身了,脚踏草地的一刻,身体迸发出的力量成倍增加,几乎是刹那间就抵达了曹焱兵的身前,苍老的手掌便是带动袖袍,朝着曹焱兵横扫而去。

    嘭!

    曹焱兵瞳孔一缩,敏锐的战斗直觉下,直接双手交叉于胸前去挡,一声闷响,整个人便朝着一旁横移出去,脚步连踏草地,踩出了一个个两厘米左右的脚印坑才勉强停了下来。

    “焱儿,你的话,课程就从今日开始……今天为师就先教教你,到底该如何打架。”

    江白沉声说道,一挥手袖袍便卷了起来,负手而立望向曹焱兵。

    “呼……那就请师傅赐教了。”曹焱兵深呼了一口气,也认真了起来,一步踏出右腿微微弯曲,如同弯弓射箭一般,身形陡然迸射出去,五指握拳,抬起拳头就是狠狠的砸去。

    嘭!

    仿若巧合,又如同曹焱兵自己将拳头放入了江白的手中,江白那慢悠悠抬起的手掌不偏不倚的挡下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

    “焱儿,你太依赖自己的速度了,你的速度纵然已经可评可点,但是若是遇到速度比你快的人,你会吃大亏的。”

    江白淡然的说道,右手猛地一握,看似轻飘飘的动作只有曹焱兵知道,江白的力量有多大,无论他如何使用暗劲,就是挣脱不了江白的掌箍。

    江白随手一甩,曹焱兵便被甩了出去,直接撞在了灵槐树的主干上。

    “啊……师傅,下手不能轻点吗?”曹焱兵龇牙咧嘴的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不痛,怕你不长记性,放心……为师下手有分寸,顶多下不了床,不会影响骨骼内脏的,大不了镇魂街师傅帮你守两日。”江白淡笑一声,不过这笑容此时印射在曹焱兵的眼中,却是异常恐惧。

    “嗖!”

    伴随着一阵破空声,江白动了,如同幻影般,刚刚消失下一刻曹焱兵便感受到背后传来一阵劲风,毫不犹豫的朝着身后抬臂挡去,更是一声大吼,使出了全力。

    嘭!

    江白用手背拍去,与曹焱兵的手臂碰撞在了一起,直接爆发出一阵劲风,卷起了两人的发丝。

    “嘿嘿,师傅,我这不是挡住了吗?”曹焱兵痛的咧了咧嘴,江白的手简直如同铁铸的一般坚硬,但却是突然一笑,有些得意的说道。

    “你确定吗?”江白轻笑着反问道,双目陡然严厉起来,脸上失去了笑容,手上的力量加大了几分,曹焱兵还来不及反应,便是整个人倒飞出去。

    江白紧跟着一步踏出,又是一掌拍在了曹焱兵的胸口,后者又一次重重的砸在了灵槐树的主干上。

    “焱儿,记住了,这就是你最愚蠢的地方,总是毫不犹豫的使出全力战斗……你的底细,敌人一遍就能摸清楚,虽然你还有守护灵,但是自身的力量一样可贵,如果你的守护灵帮不了你,你这样的战斗方式,当你遇到比你强的人时……你将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

    江白严肃的说道,缓缓走向曹焱兵,抬手搭在了后者的肩头,输入起了真气为后者治疗一部分伤势。

    等会还有一章,求推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