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异世最强收徒系统 > 第84章 楠木紫金檀 (为起点那边的舵主心烧心加更!)
    “学,学费?”

    孟澈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不过碍于江白的师威,他可不敢乱询问什么,当即差遣道,“派人道声谢,把楠木紫金檀躺椅送去江老的房间。”

    “是。”

    老仆抱了抱拳,应了一声后,便连忙快步离去。

    “对了,师傅,黄家冲撞师傅您,徒儿已经派人将黄家府邸上下赶出青山镇,这是账本,您要过目吗?”谈及楠木紫金檀,孟澈这才想起了要事,快步从屋内的暗格中,拿出了一部账本,就要递给江白。

    虽然武侯府如今的局势所迫下,对外都是宣称孟澈为代家主,但是孟澈处理大事,总是会先询问江白的意见。

    “呵呵,这黄家的底蕴还真是不少。”

    江白接过账本,眉头微微一挑,苍澜大陆的潜规则,就是弱肉强食,这点即使是朝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找到合适的理由,将赫赫有名的世家满门屠杀的例子都不是少数,只是夺取了黄家的家产,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江白匆匆的看了看,光是黄金便有近十万两,再加上白银珠宝,军甲器械和一些天材地宝,怪不得那个黄家家主,取了有财这个名字。

    不过光有成山的财富,没有对应的实力,终究是给别人做了嫁衣。

    “嗯,这样账务你自己处理吧,吞并了黄家,只要再赢了张玄通,武侯府真正的霸主之日也就来了,这些钱财日后都用得到。”

    江白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账本还给了孟澈。

    “嗯,徒儿早就打算扩充武侯府的侍卫,将一些军中退役的老兵招募进来。”孟澈恭敬应道,言语中透着一抹激动,自从第一代武侯孟南山死后,武侯府虽然依旧如日中天,但再也没有那霸主般的姿态。

    “看天色,已经快正午了吧,毒鳞随为师来,为师传你一套习练的功法。”

    江白抬眸望了一眼明晃晃的天空,火辣辣的太阳当空悬挂,虽然已经入秋,但却丝毫感受不到凉意。

    “多谢师傅。”

    毒麟点了点头,稍微恢复了点神采,柔声答谢道。

    闻言,孟澈却是眼巴巴的看着江白,一脸羡慕之色。江白没好气的一笑,忍不住就伸手拍了一下孟澈的后脑勺,“贪多不嚼烂,你连化云诀都没练到家,现在还学习净心咒,暂时别打主意了。”

    “徒儿,知道了。”孟澈揉了揉脑袋,连忙应道,这要是说晚了,怕是又要挨一下子。

    “走吧。”

    不再理会孟澈这副作怪的模样,江白缓缓起身,朝着后院走去,同时向毒麟说道,“你修炼的功法类型,老夫想了许久,你体内还有余毒未清,故无论重修那种功法,都会受到一定的阻碍,所以唯有道家真传的养生长寿妙法,方能与你体内的余毒起到牵制的作用。”

    “毒麟,让师傅费心了。”毒麟缓缓行礼,莲步微挪,紧紧跟在江白后面。

    “虽然因果报应未了,但你既然已拜我为师,便是我江白的徒弟。”江白淡淡的说道,脚步一顿,不知不觉间已经到达了后院,“闭息凝视,接受为师的传法。”

    声落,江白的指尖已经亮起一抹白光,转身朝着毒麟的额头按去!

    毒麟美眸微微一颤,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缓缓闭目,只觉得一股清凉在额头升起,但伴随而来的却是一股充斥脑海的剧痛!

    毒麟俏脸神色一变,不过很快就咬住了银牙挺了过来,秀眉颤抖间,细腻的汗水已经遍布额头。

    江白深邃的眸子中掺杂着一抹复杂的情感,这种传输功法的方式有多大的疼痛,非常人能忍。但显然毒麟以前修炼五毒经时,遭受万毒侵蚀,所受到的痛苦比此要强上不少!

    “金光咒……”

    半晌,剧痛缓缓消散,毒麟茫然的睁开美眸,回忆着脑后中多出的记忆,眸中才隐隐出现了一抹清明,渐渐回过神来。

    “金光咒是道家的至高功法,修炼至深处,借此达到先天不无可能。”

    江白淡然的说道,随着话音落下,刺眼的白光突然在体表升腾而起,宛如火焰般附体。原本的金光咒是修炼体内之炁,而江白对功法的运行路径进行修改而后,使得其能适应苍澜大陆中的气,功效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为师所修的金光咒,略有不同,正常来说应该是金光才对,不过始终大同小异,可以对你指点一二。”

    “多谢,师傅。”

    毒麟点了点头,金光咒的强大,她自然知晓,当日江白便曾经施展过金光版的金光咒,将她差点逼入绝境。

    美眸微闭,毒麟在心中感悟着金光咒奥妙晦涩的口诀,半晌,便轻轻朗诵起来。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受持万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

    嗡~!

    江白瞳孔一缩,伴随着一遍金光咒口诀的朗诵,毒麟的体表竟然有一刹那间浮现了若隐若现的虚幻金光,虽然只维持了不到一秒,便再次消散。

    但是能一遍的功夫,就领悟金光咒的一丝奥妙,如此天赋何其恐怖?

    “弟子愚笨,对覆映吾身之后的口诀,只能似懂非懂。”毒麟缓缓睁眼,思虑了一下之前修炼的挫折,对着江白躬身汇报道。

    江白嘴角一抽,微微抬起的手又无奈的放下,A级天赋,果然恐怖啊!回想自己当年修炼化云诀,在小黑屋里苦读两月,方能开始聚气,这样的差距真是让他那都快麻木的心,隐隐作痛。

    “咳咳……”江白咳嗽了两声,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如果心情能写出来,他的心脏上现在应该刻上嫉妒两个大字,缓缓说道,“天下惟有形者可见,大道本属虚渺,故视而不见,有声者可闻,大道湛寂清净,故听而不闻。至大莫如天地,然犹有可穷而道则无穷。包罗者,所谓道通天地有形外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