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异世最强收徒系统 > 第55章 将计就计
    “这老陆,小家子气起来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大家风范。”

    月色朦胧,夜黑风高,江白缓缓走进了自己的院落,摇头呢喃道。

    一想到刚才在饭局上,陆瑾硬是勒索了自己一套军阵的布置方法,也是无可奈何。

    “还真是沉得住气啊……连炁体源流的诱惑都不够吗?也罢,能安稳一段日子也好。”江白脚步在院落前一顿,定神望了一眼敞开的大门,左右环顾了一圈,眉头紧皱了片刻便微微舒展,轻声呢喃道。

    音落。江白便准备运气,为了维持脸色苍白虚弱的样子,他可是一直用气堵住经脉,让血管不通,这感觉可不好受。

    一口内气刚刚提起,江白的动作突然停住,眸子中亮起了若隐若现的精光。

    “咳咳咳……咳咳……”江白突然抬手捂住嘴巴,猛烈的咳嗽了几声,一脸痛苦之色。

    半晌,剧咳停止,江白才喘起粗气来,紧闭了会儿双眼,双眸睁开时,带着几分疲惫的感觉。

    “真是老了……一点小小的内伤,竟然久治不愈,喝点酒都能牵引伤势。”

    江白深深的叹了口气,浑浊的目光朝着四周望了一眼,这才作罢,朝着院落内走去。

    “吱呀~!”

    常年失修的破旧木门缓缓关闭,江白虚弱的脸色陡然一变,嘴角一翘,喃喃道:“还真是够警惕的,这样都不动手。”

    暗暗摸了摸怀中的真眼,心中一定,朝着房内走去,一脚踏出,深夜里寒风微微拂过,卷起几片秋季的枯黄落叶。

    无形的武侯奇门局,也随着这脚踏出,猛然张开,笼罩在整座院落内!

    皎月挪移,悄然无声间,已经是后半夜了,寂静的夜里,只有不时响起的枯蝉鸟鸣。

    “咕~咕~咕~”

    难以安分的猫头鹰,站在树梢上发出着低沉的语调,锐利的双眸仿若能够洞穿黑暗,搜寻猎物。

    “沙沙沙……”

    稀碎的脚步声在起伏不定的院落屋檐上静静的响起,声若蚊吟。

    几道黑影快速的穿梭在房屋之间,速度之快,堪比离弦。

    朴素典雅的小屋内,江白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呼吸平稳悠长,泛白的脸色貌似也恢复了不少。

    一缕缕白雾般的内气,悬浮周身回荡!缭绕在体表,似乎还散着荧光。

    一根已然燃烧了近半的蜡烛,散着独特的烛香,嗅一嗅便能让人心神安定许多,摇曳的烛火微微摆动。

    火光虽弱,却勉强能照亮屋内的景象。

    “动手……”屋外的黑夜之中,一道细微而冷厉的声音悄然响起,不知不觉间,三道黑影已经身如盘鹰般矫健的落在了院中。

    三人互望了一眼,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交流。

    迈着步伐,开始缓缓靠近小屋。

    一根竹管透着被捅破的纱窗伸进了屋内,一缕缕白烟顺着竹管缓缓飘荡而出。

    “是谁!”

    江白突然睁眼,眸子中带着几分惊诧,威严的声音掺杂着怒意历喝道。

    “呵呵……果然和传言一样深不可测,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用迷魂散解决掉你,的确不现实。”

    为首的黑衣人嘴角一翘,声音低沉,对于惊醒的江白毫无惊色,反而露出了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眼神,“可惜……你发现的太晚了,只要吸入一缕迷魂散,也会对运炁产生极大的阻碍。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动手!”

    黑衣男子声音落下的一刻,砰的一声巨响,门户窗纱被轰然击碎,三道黑影纵身一跃便冲向江白。

    “卑鄙!”江白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身形刚刚准备一动,却突然摔倒在床沿,维持在周身的白色雾气,竟然也开始缓缓消散!

    “是谁派你们来的?”

    “想知道,下地狱问阎王吧!”为首的男子眼神一冷,丝毫没有手软的打算,握手成爪,爪影上缠绕起黑色的炁流!

    另外两人亦是爆起,三人的功法同出一门,三道爪影,宛如撕裂空气一般,袭向江白!

    “哎……果然套不出话啊……也罢……问阎王吧。”江白轻叹了一声,言语间有些失望,缓缓抬头,那还有那副虚弱的模样!

    “方向站的可真是刚刚好,一人一个站位。”江白微微一笑,武侯奇门从一开始便一直在他脚下运行着,三人为了形成无死角的攻击,正好占据了东南西三个位置。

    “不好,快退!”为首的黑衣男子瞳孔一缩,也是最先反应过来,抬脚往地上一踏,硬生生的将石板崩碎,借力倒飞出去!

    “艮字,昆仑,兑字,黑琉璃。”淡漠的声音响起,江白浑身的气势一震,宛如巍峨的山川耸立。

    黑色的琉璃色彩爬上手臂,恰似巧合,却是不偏不倚,江白侧身躲过了两侧呼啸而过的爪影!

    “啊!啊!”

    凄惨的叫声响彻云霄,江白黑琉璃般的双手已然如同虎口一般死死咬住了两人的手腕,伴随着惨叫的是一声声骨骼断裂的响动!

    “化云掌!”

    江白猛然一拉,两道还在痛呼的身影,毫无反抗力便倾倒过来。漆黑如墨的掌心中陡然亮起白光,化云真气已然凝聚到了极点,轰然击打在两人的胸膛之上!

    嘭!嘭!

    两声巨响先后响起。一道猛然间撞在了屋内墙壁上,璧沿崩碎,一道道蜘蛛网般的裂纹蔓延开来。另一道身影直接撞断门户,倒飞出去十几丈远,落在了院落的空地之上!

    “该死!中计了!”

    先前逃过一劫的黑衣男子暗骂了一声,身影刚刚落地,目光所见,自己的两名同伴竟然已经先后被击杀!

    瞳孔一缩,一股恐惧的情绪涌上心头,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准备朝外逃去!

    “呵呵……跟老夫玩手段,你们还太年轻了。进了老夫的奇门局,还有出去的道理吗?”江白目光平淡,并不急躁,眨眼间黑衣男子已经逃到院落的大门前,才缓缓抬手。

    “都说了你们三人一人一个方位,自己踏在什么方向,不清楚吗?……巽字,风绳。”

    求求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