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哈哈哈,想不到这龙虎山如今可真的是称得上藏龙卧虎了,有如此高手在此,我等尽然还不得而知。”一阵爽朗的笑声缓缓从森林外围传来,几道身影逐渐清晰,朝着江白的方向走来。

    为首的一人,童颜鹤发,显得极其精神,一身精致的西装没有一丝的皱纹,每一步走来,都内含精气,正是十佬之一的陆瑾。

    而其的身后,也跟着不少小辈,都是本次罗天大醮的种子选手,枳瑾花,云,白式雪等人,都缓缓现身。

    “呵呵,老夫年纪大了,也就是想凑凑热闹罢了,我想龙虎山应该会给我个解释吧?”江白微微一笑,负手而立,仙风道骨的模样显现出来,看向陆瑾缓缓问道。

    “那是当然的,不过可否移驾内院,在下还想向你再借给人。”陆瑾轻笑了两声,缓缓说道。

    “拿去吧,不过,老夫刚才略微下手有些重了,此人今后恐怕只能是废人一个了。”江白一甩衣袖,冷冷的说道,对于这种想要他命的人,他从来不会手软。

    就在这时,陆瑾身旁,那名带着面具的云,缓缓俯身,测量了一下胡杰的鼻息,抬头看向陆瑾说道:“呼吸很微弱,但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周身的经脉已经被震断了。”

    “带下吧,别让他死了,从他嘴里应该还能套出不少全性的情报。”陆瑾点了点头,眉头略微舒展,随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在前方带路,缓缓隐匿进丛林之中。

    “不知老兄,是在何处修炼啊?我陆瑾也算是异人界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倒是从未听说过阁下这号高人啊?”陆瑾眉头一挑,朝着江白的方向望去,后者则是一脸淡然的缓步跟着。

    “陆老兄,算是缪赞了,老头子,可比不上赫赫有名的十佬,粗茶淡饭,深山老林待惯了,鲜有人知也是常事。如果不是这次罗天大醮,老夫徒弟也有参加的话,老头子我还真不凑这份热闹了,这身子骨可是要招架不住了。”江白缓缓摇头,谦虚的解释道,他体内内气,精炁合一,再加上守护天使的加成,虽只有武境九重的修为,但实力早已不可小觑。

    “呦,令高徒也来参加罗天大醮了?不知是哪位啊?敢请教阁下名讳?”陆瑾惊奇的笑了声,一副感兴趣的样子,朝江白拱了拱手后,缓缓问道。

    “江家,江白,不过老夫一脉,世世代代都隐居山林,陆兄可就别白费心思调查了。至于老夫弟子,想来大家都认识,正是张楚岚啊。”江白随意一笑,朗声解释道。

    话音一顿,周围的几人脚步都是不由得停住,枳瑾花等人,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晓。

    “你是老张,老田徒孙的师父?这事我这么不知道。”陆瑾眉头一挑,斜眼望去,开口追问道。显然多了几分疑虑。

    “见笑,不过这龙虎山又不是警察局,老夫没理由全盘托出吧。”

    “哈哈哈,江兄莫怪,倒是我陆瑾孟浪了,老天师就在前面,这次的事件等会就给你个解释。”陆瑾朗声大笑了两声,至少目前来看,江白是张楚岚的师傅,对龙虎山来说并没有坏处,对付全性时,也能再多一分助力。

    龙虎山。

    群山环绕,苍山碧翠,连绵的山脉间,有不少阁楼瓦院修筑其间。

    在陆瑾的带路下,大约半个小时左右,江白的视线前终于换了一副场景,枝叶半遮半掩间,还是能看过树荫间的缝隙,看见不远处一间间红墙灰瓦的阁楼大院。

    陆瑾提前两步,直接推开了一间大院的房门,正堂之中,老天师正坐在其中,他的身旁还有一名白发苍苍,皱纹满脸佝偻着腰背坐在椅子上的老者。

    “老张,老田,事情办妥了。”陆瑾大喊了一声,说着,便带着已经宛如一滩烂泥,毫无精气神的胡杰,与一众小辈迈入正堂之中。

    “老陆,这是?”老天师疑惑了片刻,看着已经只剩一口气的胡杰,开口问道。

    “老天师啊,本来我也不想打草惊蛇,没想到这胡杰抑制不住对力量的贪婪,目标倒是会挑,直接选定了落单的江兄,结果被江兄轻易废了修为。”陆瑾指了指双目空洞的胡杰,缓缓解释道。

    旋即才似乎想起了什么,拉着江白的手臂,一副热情的样子,对老天师介绍道:“对了,差点忘了,这位就是江兄,本名江白,说来也巧,他正好还是张楚岚的师傅。”

    “哦,楚岚的师傅?”老天师呢喃了一声,抬眼望向江白,一副审视的样子。

    老天师原本慈祥和蔼的样子逐渐变冷,目光严肃起来,冷声道:“不过,有没有资格教导楚岚,我至少要帮怀义考量一下。”

    音落,原本坐在首位的老天师,身影似乎是虚幻了一下,速度之快竟然已经不是寻常肉眼可以领教的了,只听一声破空声忽然传入耳中,江白瞳孔一缩,即使早就有准备,已经将内气悄悄的附着在胸膛之上,但身体根本来不及反应!

    嘭!

    一声闷响,老天师一掌已经拍中了江白的胸膛,老天师平静的眸子中闪过一丝诧异,而后突然轻松一笑,道:“阁下这外功修炼的,我可真是佩服啊,我这寻常一掌,即使是有金光咒庇护的龙虎山门人,都要被打碎金光的。”

    “老天师毕竟年长老夫不少,礼让一招,也算是敬意了。不过老天师你这百年修为,老夫可真是佩服啊,已经许久没人能让老夫,感觉到痛感了。”江白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他能说自己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吗?

    守护天使足足加持了五十护甲,江白的防御力,相当于常人的五六倍,再加上有内气护身,即使说堪比金石都不为过。

    “老张啊,你这是干什么,刚一见面就要闹的不愉快。”陆瑾愕然了一下,连忙开口劝道。

    “老陆啊,你要明白师哥的意思,毕竟楚岚的身份,有些特殊……”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田晋中,也是缓缓开口,场中的气氛骤然降低到了极点。

    求求推荐票,求求收藏,喜欢这本书的老铁,给个好评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