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顺着风老的视线,还能从窗口,看到江白镇定的样子。

    “呵呵,我只是想要我徒儿得到锻炼,可没打算让他送死,你的无色之气和运风步,的确有些名堂,我出言提醒也不为过吧。”江白轻笑一声,端起了酒杯,轻啄了一口,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一眼。

    “你!”风老刚想破口大骂无耻,但声音已经暴露了他的位置,孟澈面色一喜,化云诀运转起来,向前一掌打出,缭绕在手臂上的气劲转眼间有了手掌的雏形!

    “哼!”风老冷哼了一声,匆促抵挡,但那股白色的雏形掌印与风老干枯的手掌对碰,气劲瞬间消散,武境九重的威力几乎是武境七重不可比拟的,修炼一途,越到最后,境界的差距就是质的差距!

    两掌对碰,风老安然无恙,反倒是孟澈踉跄地后退了几步,每一步都在草坪上留下了几厘米厚的脚印,可见反震的力气之大。

    还没来得及站稳身形,江白的淡定的声音就再次响起:“右侧。”

    孟澈脸色一变,猛地一脚跺在地面上,震得大地微微崩裂,但总算稳住了即将倾斜的身体,手臂交叉就挡在了身前。

    下一刻,孟澈的身形就倒飞了出去,撞击在了湖边的护栏上,大理石所铸的护栏,抵挡了片刻,便骤然崩塌,孟澈强忍着剧痛,反身一掌拍向了下方的湖面,接着一股反震力,再次落到了岸边,剧烈的喘息起来,嘴角已经挂起了一丝鲜血。

    笼罩在全身的莹白色纱衣若隐若现起来,孟澈捂着胸口,已经感觉到内气不足,一双眸子不断盯着四周,试图找到蛛丝马迹,伸手缓缓抹去了嘴角的鲜血。

    “正前方……”江白淡定的提示道,其实手心中已经捏起了冷汗,还有一分钟!

    “和你拼了!排云掌!”孟澈将全身的内气转移到了右掌之上,这招虽然能够短时间大幅度提升威力,但对内气的消耗同样是巨大的,以他如今的状态,这有可能已经是他的最后一搏了!

    莹白色的光芒凝实到了刺眼的地步,一掌挥出,轰然一股气浪爆发出来!

    风老的身影竟然开始逐渐显现,一只干枯的手掌与孟澈的攻击全力碰击在了一起,以两人为中心,一圈气浪,以涟漪般的方式向外扩散,树枝疯狂摇曳,湖水掀起波澜。

    “砰!”

    风老的不断踉跄后退,手中的拐杖也已然崩裂,阴冷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后便被贪婪占据。

    “好厉害的招式,小辈,只要你教出自己刚才使用的招式秘籍,我就绕你一条性命如何?”

    “做梦!我孟府的绝学,也是你这种外人,能够染指!”孟澈喘着粗气,胸口不断起伏,右臂之上,一滴滴鲜血顺着手臂滴落在草坪上。

    “哼,不识好歹!”风老阴冷的哼了一声,缓步走向了孟澈,于此同时,躺在木椅上的江白,终于等到了朝思慕想的系统提示音,“叮,人物体验卡融合完毕。”

    下一刻,脑海中的那张白色卡片,快速分解,化为七彩的玄奥能量,顺着经脉涌入了江白的全身,江白的双眸中猛然透射出一道精光,汹涌磅礴的力量充斥体内,一道道有关张怀义能力的信息,涌入脑海。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风老隐匿在投斗篷下的双眸,竟然如同鲜血般猩红,透体而出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缓缓抬起右掌,化掌为爪,锋利的指尖绝对能够削铁如泥!

    “呸!做梦!”孟澈全身忍不住微微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内气耗尽后,他的体力已经见底,虚弱的身体逐渐支撑不了平衡,即将倒地,但作为武侯府的三公子,即使是死,也绝对要站着!

    用尽最后的力气,一口血沫吐在了风老的脸颊上!

    “嗤嗤嗤……你想死,老夫我就成全你!”风老阴森嘶哑的大笑在空地上回荡,怒火中烧,当下也不管排云掌的秘籍还没有拿到手,如同鹰爪般的手掌就猛然袭击向孟澈。

    细微的汗水从发丝到睫毛,占据得满满的,孟澈模糊的视线中已经注意到风老进攻的动作,但却已经提不起力气来阻挡,手掌逐渐在瞳孔中放大,孟澈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

    当眼前的一切陷入黑暗的一刻,迎来的却是一股袭在脸颊上狂风,缓缓睁眼,迷茫的看向前方,却发现电光火石之间,一只苍老的手掌,轻松的抵达住了风老的攻击。

    “呵呵,你怕是早就算到我会出手了吧?这一记,竟然完全没有留手的打算,排云掌的秘籍,你又如何舍得。”江白一身朴素的长衫飘飘,虽然没有华丽的装饰,却一尘不染,颇有世外高人的意味。

    江白负手而立,单手挡住了风老的进攻,触之即散,风老脚尖一点,眨眼间腾飞出去十几米,与江白拉开了距离,这样的身法速度,显然刚才和江白对战时,还有留手!

    “嗤嗤嗤……果然不简单,竟然如此轻松就挡住了老夫的进攻。”风老从始至终低垂的头颅缓缓抬起,斗篷的阴影遮挡了大半的脸颊,但露出的一角,满是狰狞的疤痕,恐怖无比。

    江白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在真眼的感知下,南苑早就被张家派来的刺客,只不过一直都在静观其变,想必是想要等到风隋这老家伙测出他的实力,即使已经融合了张怀义的体验卡,想要从数百名刺客手中杀出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事到如今,做戏只能做全套了。

    “孟澈,你先下去休息吧,不要太愧疚,你以武境七重的修为,能够和武境九重的人对战这么久,已经值得骄傲了,虽然这老家伙,根基虚无,明显就是靠丹药提升上来的修为,中看不中用罢了。”江白淡淡的开口道,用一种审视的口吻说道。

    “江白,你这老家伙,我中不中用,还要打不过才知道。”风老也不生气,当了这么多年的杀手,他深知这种时候越要收敛自己的脾气,有时候一个气息的浮动,就能决定胜负!

    …………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评论。

    新书很需要这些,请大家多多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