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李风云……就是剑斩青天的人吗?剑道的修行的确已经登峰造极。”

    江白轻声呢喃道,将这张白纸彻底拿了起来,继续看了下去。

    吾一心求道,奈何天意无情。今日当远离故土,在剑峰修行数千年,颇有不舍。小屋外种着几亩青竹,希望有缘人能为我照看,石林之中自有机缘可取。

    “这算是送到手的好处吗?”江白眉头一挑,还没来得及将白纸放下。脑海中突然一阵刺痛,隐约间传来的朗朗剑鸣。

    江白心中微微一惊,还以为是中计了,刚准备用真气抵挡。却发现在脑海中浮现的是一张阵图,剑峰外阵。以江白对军阵的造诣,只是略微查看便发现这剑阵便是剑锋外的屏障。

    攻伐防御一体,更是内有玄机。只要学会此阵,这剑峰的大阵开合都能掌控自如。

    “剑阵藏在剑意中,剑意藏在字迹内,深不可测啊。”江白感叹了一声,要想做到这一步,寻常大宗师怕是都不行。

    江白盘膝坐在石床上,将脑海中的剑阵调动起来,缓缓感悟参透,别人送来这么大一笔家产,何来不取的道理。本来系统的任务就让他开宗立派,自然需要山门,这剑峰肯定是不二之选。

    日渐夕阳,剑锋离关闭的时间不远了,不少势力都已经出阵,满载而归。至于还没回来的,不是死了,就是不甘。打算再搏一搏。

    剑锋外阵一旦关闭,剑峰内再也不会压制剑意,狂风一呼啸,就相当于万千利剑贯体。就是宗师强者都不敢在里面停留。

    “嗡~!”

    石床上,江白盘膝而坐,若是有剑道高手在此,一定能看出。

    一缕缕如丝线般的剑气正随着吐纳,没入了江白的体内。整个人在此刻,都似乎化作了一柄利剑。肌体上泛着剑光,吐纳风云。

    “这剑阵果然玄奥啊,不过阵图上有注解,勉强能操控一二了。”江白长呼了一气,睁开了眸子来,望了一眼天边,竟然已经快夕阳西下了,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数个时辰。

    环顾了一圈,江白便走了小屋,径直朝着那片石林走去,想要看看所谓的机缘到底是什么。

    一根根拦腰合抱粗的石柱耸立,而且这些石柱的材质肯定不凡。任凭携带剑意的飓风吹拂,竟然不能在上面留下丝毫痕迹。

    一股股强大的剑意在里面散发着。

    江白一步踏了进去,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每一根石柱的内侧,都有一道剑痕,入石三寸之深。伸手拂过一道剑痕,突然那刚劲的剑意入体,脑海中竟然产生了画面。

    大雪纷飞,一名持着骨剑的阴邪男子走上剑峰之顶,向着一位身穿白色长衫,青年模样的男子发起了挑战。只因后者向着天下发布了讨教令,讨教天下剑意。

    这一刻,江白明白了,这剑峰上的神剑何来。每一位神剑的主人,曾经都是一位挑战者,入峰前行,不过都败在了道路上,敌不过男子的剑意。

    包括孟澈获得的那柄钝剑,无数挑战者战败后,无坚不摧的剑意就动摇了。只能遗憾逝去,留下传承。

    江白继续前进,走向下一道剑痕,每一股剑意入体,都能在脑海中浮现一股画面,像是自己的回忆一样。那男人太强了,以至于每挥出一道剑,就能在剑意里留下他的见闻,不可磨灭。

    这些事情至少是数百年前的了,直到现在,还是如此清晰。

    画面出现了。

    那持着骨剑的邪修,因为男子的漠然怒了,先行发动了攻击。血海横空,血色剑光贯穿天地,剑光里融合了无数剑奴的剑意。

    “这不是剑。”男子在摇头,在叹息。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根小树枝,轻轻的一挥。

    邪修败了!

    画面定格消散。江白呼吸急促起来,对这剑峰原来主人的实力有了更深的认知。忍不住走向了石林中的最后一道剑痕。

    这最后的画面要简单的多了。

    男子望着天幕,似乎在愤然,在不甘。决定离去。将那邪修和骨剑镇压在了山丘下,当天三十三根石柱被竖立在此,男子没有使用任何的阵法手段,就只是在石林中用小枝条舞了一套剑法。

    一位不可一世的邪修,竟然被一套剑法镇压了。

    江白愣住了,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竟然领悟了一套剑法。就好像本来就会一样,出招,运行,时机,毫无偏差。

    “锵!”

    葬龙剑发出一声颤鸣,江白在石林中推演剑法。

    剑光四起,剑意纵横。只能在石柱上留下一厘米深的剑痕,自然也留不下记忆。一套剑法演练了几十次,江白心中顿悟了,突然像是水缸破裂一样,有了一丝突破。

    百骸中的真气如同泉涌,向着体内汇聚,如同要将江白撑破一般。

    “就以剑为基,创造老夫的神通吧。”江白大喝了一声,开始呼吸吐纳,运行起化云决来。一缕缕带着至强剑意的真气被吸入体内,真气在蜕变。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江白接连呢喃了两声,回忆着之前的画面。

    男子能用小枝条打败邪修,不是因为修行碾压了太多,是因为后者将自身都炼成了剑,所以他用什么都是在用剑,无时无刻,他都是最强的状态。

    江白的气息变得狂涌起来,先天的瓶颈在摆动。

    真气在江白的体内汇聚,渐渐的犹如剑一般锋利。江白咬住了牙齿,只觉得剧痛无比,一柄柄利剑在经脉中运行,如何能不撕心裂肺?

    “嗡~!”

    金光咒点燃起来,护住了五脏六腑。

    剑意与真气彻底混合,不分彼此。逐渐朝着百骸里涌入,江白身躯微颤,额头滴落汗水。

    “轰!”

    真气的质量进阶了,直接化作罡风震碎了真空。江白睁开了眸子,眼神都似乎锐利了许多,真气在体外流转了一圈,将破碎的灵衣恢复。

    “此神通得自前辈感悟,就名曰剑体吧。”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