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全能诡帝 > 第147章 双生,两世,相残
    所有人都被道士的话给震惊了,冥天竟然这么可怕,连影子都可以成精?

    那道站起来的影子,从扁平的形状,渐渐变得饱满、立体起来。

    影子有着跟冥天一样锋利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脸型,以及修长、结实的身体。

    只是,影妖比冥天本人更加地,多了许多诡异、妖异的气息,特别是咧嘴一笑,俊美又邪恶,仿佛来自深渊的厉鬼。

    影妖全身的黑色渐渐变成了属于人类的颜色,苍白的皮肤,漆黑的头发,薄情又多情的唇。

    只是,他的眼睛让人感到害怕,金色的眼白,仿佛奈何桥下不停翻滚的黄泉水。猩红的眼球,就像远古战场上,比瀑布更加汹涌的血河。

    影妖只是抬起他修长、惨白,漂亮到触目惊心的手掌,就让兰海山的一切攻击都静止了。

    来自兰海山的剑气、100颗钢珠暗器和兰海山的身体都静止在了空气中。兰海山的眼睛死死地瞪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的身体颤抖不已,却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动弹。他汗如雨下,是惊慌的汗水,是恐惧的汗水,也是悔恨的汗水。

    影妖转身看着冥天,动作优雅而礼貌,对冥天充满了尊敬,就像一位来自欧洲的绅士。

    但是,他的眼角眉梢却是嘲讽,甚至充满了怨恨。

    “冥天,你现在终于肯让我出来了吗?”影妖说道。

    周围的人纷纷侧目,他们想知道这个影妖和冥天之间有什么恩怨。

    “你平时不听话,所以我不让你出来。但今天有一顿丰盛的大餐,见者有份,所以,我也不想冷落你。”冥天皱眉道。

    “呵呵,你还真是慈悲啊!”影妖的声音锋利无比,就像一根尖锐的刺,扎在最柔软的肉上,那是痛彻心扉的声音,“可是你都害了我20年了。无论是过去那个假装单纯的你,还是现在这个冷血冷漠的你,都让人感到恶心、想吐!”

    “我不懂你的意思,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住在我的影子里?”冥天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这三年来,你为什么这样恨我,我们以前有什么过节?”

    “哈哈哈哈……”影妖发出了一阵狂笑,指着冥天,“你真的失忆了吗,还是装的?哈哈,我就当你是真的失忆了吧,反正你演技过人,我只能相信你了啊,哈哈!不过现在的你,比以前那个伪装成傻白甜、小白兔的你,看起来稍微顺眼一点。”

    “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冥天的眼里有冷锐的光,如同闪电一般,“你再不说,我就继续封印你,让你永远活在孤寂的黑暗世界。”

    “你威胁我?”影妖的笑容自信而轻蔑,“这种话,你都说了20年了,从我们还没有出生开始,你就对我说了。可是,那么害怕寂寞的你,怎么可能真的永远不放我出来,怎么可能永远不理我。每一次你寂寞了,你都会想找我谈心,毕竟我是最懂你的人。就算你有再多朋友,你还是那样孤单。热闹的人群里,最寂寞的那个人永远是你。越喧嚣,越孤单。越热闹,越寒冷。”

    “你怎么会最懂我?”冥天三年来,第一次对影妖如此好奇,在他失忆以前,他们真的认识吗?”

    “因为,我是你的亲生弟弟!我们是从阴曹地府里面逃出来的怪物!”影妖刺耳的声音,让每个人都感到发自内心的寒冷,“我们是遭到天谴的怪物,哪怕寻求到了做人的机会,过程却依然艰难。我们一起进入了我们母亲的肚子里,成为了双胞胎。但是,那时候,母亲肚子里的养分不够,只能让一个人存活下来,只能让一个人顺利出生,体验做人的乐趣。所以,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冷血、阴险、虚伪的你,骗我说即使养分不够,我们也可以一起出世。但是,你却趁我不备,咬断了我的脐带,将我杀死在了母亲的肚子里。”

    “并且,你为了让自己存活的更好,你在母亲的肚子里,吃掉了我的身体,将我的灵魂封印在了影子里。”影妖笑着笑着,眼角就流出了没有温度的泪水,“我们前世就是兄弟,你害了我的前世。我原谅了你的前世,没想到你这辈子依然害了我。不过,你无法杀死我的灵魂。你不要给我机会,不然,我一定会杀死你。”

    影妖站在充满了各种人的房间里,就像站在空旷的停尸房一样,心寒冷无比。

    他回忆起了和冥天一起走在黄泉路上的情景。

    他们坐在岸边,看着开在悬崖峭壁上,鲜艳又残忍,美丽又空洞,惊艳又虚伪的曼珠沙华。

    这对彼岸花,多么像他们两兄弟,惺惺相惜,又自相残杀。

    那时候,冥天的脸,又虚弱,又英俊,又温暖动人,他说:“弟弟,我们很快就可以做人了。虽然我们是被诅咒的怪物,但我找到了一丝投胎做人的机会。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虽然过程会很艰难,甚至会遭受天谴。但是,你愿意相信我吗?”

    影妖欣赏着由无数魂魄组成的,深邃迷人的、空洞乏味的、一望无际的忘川河水,眼神单纯又复杂,他最终点了点头:“哥哥,我相信你。”

    时光荏苒,岁月是把利剑,可以把人的情感斩碎。

    但是,这把利剑又把人们的心刺穿,连在了一起,就算死心,就算血肉模糊,也还是分不开。

    宿命是一位马戏师,用滑稽的戏码,将可笑又可悲的不同命运串联在一起,然后,观众们坐在被阴影笼罩的角落里,笑着,哭着,下垂的眼角、上扬的嘴角,划过了冷静的泪水。

    “我不相信你说的话。”冥天的外表毫无波动,他的背影靠着窗子,跟窗外的狂风、暴雨几乎融为一体,声音残酷,“不过都无所谓,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又怎么样。弱肉强食,你只是一个失败者,失败者就必须接受命运的安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