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和前妻的幸福官司 > 第305章 危急时刻的人性真相
    都是郭家人和郭怀的舅舅那边的人,他们都正围着大哥吵吵着呢,“是因为你们家的事儿,被打伤的,你们给看病,你们给赔偿,······”大哥被围在中间,推来推去的,显得非常渺小和无助。

    我不想理他们,想挤过人群,把饭给郭怀他们吃,但不知道被谁看见了,其中的一人说:“我们还没有吃饭呢!”一下就把我手中的包子和茶叶蛋夺走了,其他人也不围着大哥了,呼啦一下围着那人抢起包子来了。

    我只好又下去买了,但又刚到走廊上,又被夺走吃了。

    艾英和大嫂看着嘲笑着他们,她们俩耳语了一下,就去了医生和护士值班室。很快,就有护士出来了,站在走廊上,大叫着:“安静,安静,这是住院的地方,不是菜市场,那个,35床和36床的,郭怀和郭珍的家属是谁,······”

    很快,站出来了六七个人,能看出来,既有郭怀的叔叔、姑姑、大爷的,也有郭怀的舅舅什么的。

    护士严肃地说:“就知道吵吵,欠费了,抓紧去交钱,最少交两万,不然的话,就把人拉走,来吧,你们哪个家属交钱!”她说着,就走到其中的一个妇女跟前,去拽她的手,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挣脱了手,急忙拽着另外一个男的快速下楼了。

    她一边走还一边咋呼着,“我们不亲啊,不亲,和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啊!”随着他们俩在前面走,后面一下又跟上了七八个人。

    走廊上,还剩下十一二个人,在我的示意下,护士走向了郭怀的舅舅,“唉,这位大叔,你是郭怀郭珍的家属吧,抓紧拿钱吧,救命要紧!”她说着就拽郭怀舅舅的胳膊。

    郭怀的舅舅急忙往后退着,尴尬地笑着说:“我们没有带钱,来的急了,能不能先看病啊!”能看出,他还是真心关心郭怀郭珍的。

    护士“严肃”地说:“那不行,不然的话,我们就要赔钱,这样吧,你来我们办公室吧,写个欠条也行,走吧!”

    郭怀的舅舅看了身边的妇女一眼,妇女急忙拽着他的胳膊,什么也不说就往楼梯口走,在他们还没有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其他的人也跑着走了。

    一分钟不到,外一科的住院走廊上,就只剩下我们兄妹几个了。

    三姐和爸爸妈妈也来了,妈妈没有进病房,去了医生办公室,问了艾英和大嫂,“情况,啥样儿啊,没有生命危险吧!”她有点不安地说。

    艾英和大嫂笑着说:“妈,人家和你有关系吗,你管得着吗,嘿嘿嘿。”

    妈妈“生气”了,打着她们两个,她们俩一人抓着了妈妈的一只手,“行啦,我们都知道,你是善良的,心胸宽广的,再说啦,这兄妹俩,在这样危急的时刻,比二哥都强,多个儿女,多个孝顺的人,去吧!”她们两个拽着妈妈,准备去郭怀郭珍的病房了。

    但妈妈满脸奇怪的表情,宁死也不去,大姐只好拦着了她们。

    三姐把常念交给了妈妈,自己下楼了,一会儿就上来了,抱着常念进了病房,对郭怀和郭珍说:“啥也不说了,好好看病啊,钱,我都交了,不够,给我说。”

    他们兄妹俩想起身,却被大姐拦住了,他们俩哭了,很感动,很伤心,非常真诚地看着我们。

    艾英和大嫂来了,把我、常念都推到了郭怀的跟前,让我们三人并排面对着哥哥姐姐们、嫂子们和姐夫们,大家都满脸惊讶地看着我们。

    大姐撇着嘴说:“哎呀,老天爷睁眼呀,这都不需要化验什么的,就是一家人啊!”

    二姐龇牙着抠着手指甲说:“老天爷偏心眼啊,咋不叫我儿子长得像他们俩呢!”

    三姐开心地笑着说:“哈哈哈,老天爷可怜我啊,看看,我儿子多俊,多像两个舅舅,哈哈哈。”

    出于治疗的需要,郭怀去脑外科,郭珍留在外一科了。

    在妈妈的安排下,我和大哥照顾郭怀,妈妈犹豫了很久,出于艾英和大嫂需要照看孩子的原因,留下来照顾郭珍了。

    3月31日,凌晨一点十五分。大家都睡着了,妈妈睡不着。

    她坐在郭珍的床边,出神地看着郭珍,表情不断地变化着,一会儿是咬牙切齿地,一会儿是委屈的泪汪汪的,一会儿是充满心疼关爱的。

    郭珍发出疼痛的呻吟,醒来了,她睁开眼了,看了一下天花板,又扭头看着了我妈妈,瞬间就泪崩了,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她身体剧烈地抽搐着抖动着,有一分钟的时间,妈妈起身了,拿着盆,接了热水,先给她擦着脚。郭珍躲闪着,但最后,还是被妈妈紧紧地拽住,一点一点的擦着脚。

    妈妈把水倒掉,又去接了热水,洗好毛巾后,把郭珍脸上的枕头拿掉,小声且“严厉”地说:“不许再哭了!”

    郭珍愣了,妈妈轻轻地给她擦着脸,她又泪崩了。

    妈妈也流泪了,却笑着拧着她的腮帮说:“我咋说的啊,不许哭了,还哭,把我都弄哭了!”

    妈妈给她擦了脸和脖子后,倒了水,坐在她的病床前,剥开一个香蕉,递给她,笑着示意她吃,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住了。

    妈妈叹息了一下,擦了眼泪,看着郭珍说:“郭珍,26,还是27了,该出嫁了,有对象了吗?”

    郭珍流着泪,摇着头。

    妈妈用卫生纸给她擦着眼泪和鼻涕,叹息着,“那两间门面,也买好了,其实,我啥都知道,你看看,你想干点啥,我教你,找对象的事儿,我安排常书媳妇儿艾英和你大嫂曹妙,帮着操心,找就找个好的。”妈妈无奈地说着。

    郭珍瞪大眼睛,流着擦不完的泪水,看着我妈妈,嘴唇动着,想说什么,但没有说。

    妈妈继续给她擦着眼泪,“啥也别说了,看着,昨天啊,你们俩为了你三姐不会的事儿,拼命的情分上,我知道,还血浓于水啊,你和郭怀啊,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今后啊,你们俩啊,要是不嫌弃的话,你们的事儿,我当家了,给郭怀娶媳妇,给你出嫁,唉,不知道,你们嫌弃我不!”

    4月5日,在一把刀和我养父的撮合下,郭怀的舅舅们,郭怀的大爷郭老大、郭老二,我爸爸妈妈,他们开始了直面更深入问题的挫伤。

    金钱的计较,会伤害更多的亲情。读友群:179124922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