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总裁缠绵小甜妻 顾心艾赫连池 > 第1862章石承佑VS沈伊(247)
    <!-- 固定结束-->

    只听“噗通”一声,石承佑和沈伊保持着一上一下的姿势睡在了海里。

    围观的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先是惊愣了一下才想着过来看看人有事没事。

    结果只看到石承佑和沈伊两个人身上穿的衣服已经被海水给湿透,甚至石承佑的头发上还粘着一丝丝海草一样的东西。

    几个所谓的好朋友非但没有第一时间去拉扯两人,更是开始没心没肺的捧腹大笑起来。

    石承佑呸了一声,想站起来来着,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时候海浪竟然一阵一阵的,扑打在石承佑的身上。

    “卧槽,你们几个过来拉一把,笑个屁啊!”石承佑轻吼一声,不知道是谁伸过来一只手,一把就拉起了石承佑,然后石承佑才将沈伊拉了起来。

    沈伊的嘴里还进了不少的沙子,还没来得及上岸呢,沈伊就一阵叫喊:“石承佑,戒指,你给我的戒指掉进去了!”

    “掉进去了?掉哪儿了?”

    沈伊指着海里说:“应该就在这附近,我刚刚应该是没戴好,手一抖就掉进去了!”

    “你别慌,先上来,我来找。”

    沈伊却很固执,推开石承佑和旁边顾心艾的手说:“不行,我要找到,那是你刚刚给我的戒指,我还没戴热乎呢,怎么可以掉!”

    沈伊话音一落,整个人就扑进了海里想也没想的就开始在海里面摸索。

    “怎么了?”霍美美问萧寒,眼神也跟着紧张起来。

    萧寒将外套脱下来递给霍美美十分淡定的说:“戒指掉进去了,我去找一下,你就在上面站着。”

    霍美美还没来得及回复萧寒,萧寒就跳进去了。

    一旁的濮阳和凌沐木也没闲着也跟着跳下去捡戒指了。

    赫连池站在海里,水几乎已经将裤子全部打湿,他问石承佑:“戒指多少钱?恐怕被潮水给褪回去了。”

    “钱不是什么问题,主要是……”石承佑欲言又止,视线朝沈伊那边看了去,他撸撸嘴。

    沈伊整个人几乎已经扑进去了,身上红色的礼服全都是海水,但这个时候她就是很倔强。

    “阿池,怎么样了啊?找到了吗?要不然我也下去找一找吧。”

    “你别下来添乱了,就在这儿给我站着。”

    顾心艾撸撸嘴,看着海里面的几个大男人加一个沈伊,这画面,路过的人恐怕会是以为海里有什么见不得的宝石吧。

    没过一会儿,只听石承佑一阵惊呼:“找到了,找到了!”

    众人通通看过来,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石承佑将手里的戒指在海里洗了一下,借着月光似乎是在发光一样,闪闪亮亮的。

    沈伊飞快走过来,这才露出了笑容,几个人也是叹了一口气,为了这个戒指,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打湿了。

    “这下,可千万不要弄丟了,知道吗。”石承佑再次将戒指戴进了沈伊的手指上,沈伊咧开嘴角,眼眸里都带着笑意:“我知道了。”

    赫连池上岸,用打趣的语气故意调侃说:“石承佑,这都能掉进海里,看来你还是经验不足,下次要小心了。”

    石承佑差点就骂出去了,可是一想到今天是自己正式求婚的日子,喉咙里的话也就吞了回去只好对顾心艾说:“心艾,你能不能管一管你丈夫?”

    顾心艾笑笑没说话,只是在赫连池身后掐了一下他背上的肉,赫连池爱面子,硬是没叫出来。

    相比于顾心艾和赫连池的高调秀恩爱,似乎霍美美和萧寒两个人看起来更加的低调一些了。

    霍美美看着萧寒身上湿透了的衣服担心的问他:“会不会感冒啊?”

    萧寒低声说:“你以为我是你,三天两头打喷嚏,感冒都已经成习惯了。”

    霍美美瘪瘪嘴,被萧寒拿捏的死死的,甚至有时候她都觉得萧寒是她的家长一样在管着她,告诉她这不能吃,那不能吃,这不能做,那不能做,说是会生病,身体不好,想起来那都是泪。

    因为刚刚发生的插曲,原本订好的包厢也被取消,晚上的狂欢夜也变成了下次有时间再聚,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至于石承佑和沈伊两个人看着人一个个的有光光,不知为何,心里还有一点的小窃喜。

    石承佑拉住沈伊的手,手指摩挲着沈伊手指上戴着的戒指,眼神格外宠溺。

    “全身都打湿了,应该没关系吧?要不,我们现在回去吧。”沈伊看着穿着一身正装的石承佑,帅的一塌糊涂,虽然石承佑要比萧寒和赫连池的年龄要小,但是几个人站在一起,似乎是分辨不出年龄的。

    要说石承佑哪里不一样,在沈伊的眼里,应该是更加的孩子气一些,但是有时候,石承佑又成熟的根本不像话。

    石承佑伸手在沈伊小巧的鼻头上一刮,微微一笑说:“没事,我们在这儿走走,正好是我们两个人的时间。”

    沈伊想了想,点点头,然后跟着石承佑坐在昏暗的海滩上,面朝大海,头顶是明亮的月光。

    石承佑让沈伊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是一阵舒适的海风,石承佑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盖在沈伊的身上。

    “怎么样,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结婚以后的日子,你怕不怕?”

    沈伊抬头,盯着石承佑被倾泄下来的月光而打亮的脸庞,他的眼神纯净而炙热,长长的睫毛犹如珠帘卷起,时而隐藏在高挺的鼻梁旁总让人感觉有心事,可是每当他转过头,用那双深邃的眼睛盯着她看的时候。

    她会紧张,会心跳加速,沉迷于这种让人欢欣鼓舞的眼神。

    也时而感觉,会和此刻的天空融为一体,也感觉,他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眼睛里,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都装着自己。

    好像,身旁的石承佑给她一种感觉,一种安定自在的感觉。

    似乎她从前在乎的那些事情,都已经不重要,成为了过眼云烟。

    所以,有什么理由不去坦诚相待?

    沈伊没有直接回答石承佑,她正在思考,沉默了那么几分钟。看小说后续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