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顶级赌场

澳门顶级赌场 > 九龙圣祖 > 第926章 天毒院院长
    而这一切,还是在副会长钱三元不时闭关的情况下,真正给莫晴的指点根本就不多,即便是这样,莫晴的修炼速度,也不比在这个阶别时候的白无双更差了。

    正是这些发现,让得白无双对莫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趣,加上在他以师兄身份邀约几次被拒绝之后,更是让得他产生了一种一定要将之得到的决心。

    俗话说,越是得不到手的东西越珍贵,拒绝了几次邀约的莫晴,在白无双的心中,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件东西。

    今日莫晴在第一次的天医院内部考核之上,就夺得了寻气境组别的第一名,在白无双看来,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自己。

    只是此刻听到身旁那高瘦师弟的说辞,白无双眼中在掠过一丝异光的同时,又有一丝不在意,毕竟这一年时间以来,莫晴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白无双的关注之下呢。

    抛开闺房之中的事情他不知道之外,至少白无双清楚,这个黑衣少女一向都不和太多的炼云山男弟子打交道,要说有心上人的话,那肯定不可能。

    “无双师兄,我有一个相好,正好和莫晴师妹住在同一个院落,从她的口中,我得到了一个消息,你想不想听?”

    哪知道就在白无双露出不在意目光的同时,那高瘦年轻人又一次开口了,口中说出来的话,让得前者眼前一亮。

    “你还有这种关系?怎么不早说?”

    白无双瞪了那高瘦年轻人一眼,有些没好气地接口,毕竟他们身为男子,想要去女弟子的院落有着诸多不便,这些消息对他来说,自然是无比重要。

    “嘿嘿,也是刚刚勾搭上的!”

    这高瘦年轻人一看就极为轻浮,口中话语也是没有丝毫遮拦,听得他突然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无双师兄,其实莫晴师妹很可能已经早有心上人了,而且这个心上人,应该并不在咱们炼云山!”

    不得不说这高瘦年轻人确实从他那位相好口中,得到了一些确切的消息,此言一出,白无双眼中精光暴涨,似乎还隐隐间蕴含着一丝杀意。

    “是谁?是其他三大势力的几个家伙吗?”

    白无双有些咬牙,口中说出的话,昭示着也只有另外三大顶尖势力的天才人物,才被他当成了对手,至于那些一流势力的天才,根本就连让他放在眼里的资格都没有。

    “据我那位相好所说,曾经有几个晚上,莫晴师妹独自一人坐在院中,呆呆地看着南面的天空,口中一直在念叨着一个叫做‘云笑’的名字,你说会不会就是她的心上人?”

    高瘦年轻人思索着从某人口中得到的消息,对于那个名字,他倒是记得颇为清楚,但是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就有些模糊了。

    “云笑?”

    闻言白无双也有些茫然,他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其他三大势力的年轻天才,就连某些一流势力的顶尖天才也一一过滤,却始终没有找到“云笑”这一个名字。

    “无双师兄,莫晴师妹是从潜龙大陆来的,那云笑会不会也是从下位面而来啊?”

    高瘦年轻人心思转得倒是极快,微一沉吟已是提出了一个方向,当即让得白无双放下心来,同时眼中的不屑冷笑,再也没有丝毫掩饰。

    “以前那是莫晴师妹受低等位面的局限,这才对那不知所谓的家伙心生好感,等他见惯了我腾龙大陆的风云人物之后,一个潜龙大陆的家伙,恐怕会瞬间抛到九霄云外吧?”

    知道那位潜在的情敌,可能是来自潜龙大陆之后,白无双已是没有了半点的担心,反而是对自己信心十足,毕竟在他看来,低等位面的修者,又怎么可能和自己这个腾龙大陆的顶尖天才相比呢?

    擂台之下的这一段对话,台上的莫晴自然是没有听到,但是她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却是和白无双二人的交谈不约而同,这或许也是一种巧合吧?

    …………

    同一时间,炼云山天毒院!

    这里乃是炼脉师总会诸多毒脉师聚集的地方,能加入这里的,每一个拿出来,不是天赋惊人的毒脉天才,就是强横的地阶中高级毒脉长老。

    说起来毒脉师和医脉师虽然同为炼脉一道,但是理念和修炼方向都截然不同,对于普通修者来说,毒脉师的震慑必然会比医脉师大得多。

    因为医脉师大多都是心慈详和之辈,只要你不招惹到他们,他们就不会主动来找你的麻烦,但毒脉师就不一样了,有的时候,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和天医院一样,今日同样是天毒院一年一度内部考核正日,而此刻诸多毒脉长老的目光,尽都集中在中心主擂台之上的一道曼妙身影之上,眼中闪烁着火热的光芒。

    “院长,你说她真的能炼制出‘无欲僵丹’吗?那可是灵阶高级顶峰的毒丹啊!”

    上首座椅之中,一个面皮有些发青的长老,将目光从擂台之上收回,对着坐在最中间的某位绿衣老者问道,声音之中,有着一抹不确定。

    被这长老称为“院长”的绿衣老者,实际上是炼云山炼脉师总会的大长老,名字叫做青木乌,虽然名字听起来很是古怪,却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天阶强者,一身毒脉之术,也达到了天阶低级的层次。

    说起来这青木乌原本的修为和炼脉之术,和副会长钱三元乃是在伯仲之间,但不知为何,在一年前钱三元从潜龙大陆回来之后,这家伙就双双突破,让得钱三元这个副会长颇有些尴尬。

    毕竟在炼脉师总会,一般来说都是以炼脉之术高低来论资排辈的,一个堂堂的副会长,竟然比大长老在脉气修为和炼脉之术上都弱了一筹。

    在那一段时间,毒脉一系的长老和弟子们,都明里暗里传谣,说这公会副会长的位置,应该由青木乌来坐才合适。

    好在前一段时间钱三元也一朝突破,这才堵住了诸多毒脉一系炼脉师的悠悠之口,可是这两位到底谁强谁弱,双方各有说辞,不比上一场,恐怕是不知道的了。

    至于那青皮老者称呼青木乌为院长,却是因为在这天毒院,青木乌就是绝对的主宰,哪怕钱三元身为炼脉师公会的副会长,也是管不到这里的,除非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会长大人亲自前来。

    “我相信寒衣,以她毒火祖脉的强横,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耳中听得那长老的犹豫话语,青木乌倒是对自己新收的这个女弟子极有信心,而且后者那一条特殊的毒火祖脉,简直像是量身订做的一般,作为强横的天阶毒脉师,能收到这么一个有着绝佳天赋的弟子,他也是极为高兴的。

    “啧啧,寒衣小姐来我天毒院,可才短短一年的时间啊,现在都要成为这寻气境组别的第一人了!”

    听到青木乌的自信之声,那长老也不再纠结,顺着其话语就接了下去,毕竟此刻柳寒衣炼制的那无欲僵丹,已经很是接近地阶低级丹药了,至少在寻气境组别,还没有人能炼制得出来。

    “我青木乌的弟子,岂同寻常?”

    青木乌一脸的自得之色,其目光在擂台之下某道年轻身影之上扫过,说出来的话,让得旁边几大长老都有些羡慕,又有一些幽怨。

    这每次炼云山弟子选拔,好的都先由你大长老来挑,当然非同寻常了,不过这样的话,这些毒脉师长老是不可能宣之于口的。

    “院长,我听说寒衣小姐在潜龙大陆的时候,好像对一个叫‘云笑’的少年情有独锺,而且据我那位和其住在同一院落的女弟子所言,她似乎对那小子还念念不忘啊!”

    心中腹绯了一番的那位长老,忽然想起一事,此言一出,让得青木乌眼眸之中陡然射出一抹怒光,将前者吓了一大跳。

    “哼,我青木乌的弟子,又岂是一个潜龙大陆蝼蚁能配得上的?那小子要是敢来找人,本院长的乌木毒火,可不是摆设!”

    此刻的青木乌显得有些激动,在他心中,一直都想将柳寒衣和自己那个最为得意的弟子撮合在一起,这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一个叫云笑的小子,又有什么资格和自己的得意弟子比肩?

    “乌木毒火?!”

    骤然听到青木乌说到这四个字,旁边几大毒脉长老都不由机灵灵打了个寒颤,看来他们是见识过那所谓的乌木毒火,那可是院长大人最为拿手的毒脉手段啊。

    “那个云笑,还真是倒霉!”

    当此一刻,诸毒脉长老都不由为那个叫云笑的少年默了一阵哀,同时也知道那少年要是真的敢来炼云山,恐怕大长老这一关,是绝对过不去的啊。

    轰!

    就在这边几大长老交谈的同时,中心主擂台之上,终于是爆发出一股强横的波动,而当一抹黑气从柳寒衣面前的鼎炉之内传将出来之时,场中忽然变得有些安静。

    (本章完)